• <bdo id="970582436"><bdi id="FHLKXDV"></bdi></bd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倾吐心事
           话说自从云无上两人走了以后,风念生和陌桃汐就开始没日没夜的修炼仙法,而且大有互相较量的味道。

           开始的几天里,两人除了吃,就是打坐修炼,时间倒是过得异常的快。只是新鲜劲一过,陌桃汐首先就耐不住性子了:“嘿!你死了没有啊?”说着话,这彪悍的女子一脚就踹了过去。

           风念生本来也有些摇摆不定了,被这一踹就完全没有耐力了:“你看着点,这一脚如果踹偏了,那可是要绝后的。”

           陌桃汐听完,居然不解气的又补了一脚,嘴里还愤愤不平道:“你这个无赖,还隔着十万八千里,我脚要是能长眼睛,还真该往废了踢。”

           风念生拍了拍自己的腰,叹了口气,语气里尽显失望:“从没见过哪个大家闺秀有你这般轻浮,就你这德性,怎么看怎么像楼子里的姑娘。”

           “你太混蛋了,你怎么可以毁我清白呢?”陌桃汐心里一阵心酸难过,泪珠儿就滴了下来。

           风念生看到对方哭,还真有些意外。平时大大咧咧的女痞子,一时间梨花带雨般的柔情,这转变的也太快了吧!

           愣了好一会儿,风念生才缓过神来。于是小心翼翼的挪到陌桃汐的面前,伸出细长的食指划过对方粉嫩白皙的脸颊,然后放在嘴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缓缓吐出两字:“咸的。”

           如此简洁干脆的话,气的陌桃汐的凤眼更邪魅了,泪珠儿却是又急又快的落了下来。

           “为什么我就这样不让人待见呢?你羞辱我,也就罢了!毕竟我们都是陌路相逢而已。可这世间还有谁真正在意过我呢?你们只看到我疯疯癫癫的一面,可我内心的彷徨失措又有谁人能懂呢?”

           风念生看着对方背过身去,觉得自己可能真的玩过火了,心里也就自责不已。于是琢磨着该找点什么话来博美人一笑?

           “疯丫头,你不要生气了,以后让我当你的哥哥来疼你,好吗?”虽然平时风念生能言善道,也极擅长花言巧语,可是此刻却偏偏屈词了,竟不知该如何安慰对方了。

           “你这是在可怜我对吗?我原本不过就是这样的宿命。不是被羞辱就是被怜悯,何曾有人真真切切心疼过我呢?”说完,这抽抽噎噎的声音更大了,就连身体也开始不停的颤抖着。

           风念生用手轻轻地拍着对方的肩膀,却再也找不到可以安慰对方的话了。

           就在这时,陌桃汐居然一个回身就抱住了风念生的腰,力道是那样的大,速度是那样的猛,这完全出乎风念生的意料之外。

           “那个疯丫头,我借怀抱给你靠一会儿也是可以的,只是我真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君子,所以希望时间不要太久,要不我可不会负责任的哦!”

           “你闭嘴!”陌桃汐凶凶的回了一句,然后就开始自言自语的说话。

           “我的确不喜欢你,一点也不喜欢你。可是我却要你爱上我,真心的爱上我。这不是我霸道,却是我命中注定的劫数。”

           陌桃汐说着,就把风念生那双一直垂下的手拉起来环腰搂住了自己的细腰,又接着说。

           “其实也是怪你那日太过轻浮掀了我的面纱,我原本是要给你点教训,却不想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风念生提起呼吸正想发问,却被怀里的人止住了。

           “什么也不要问,听我说。”

           陌桃汐的手指带着女儿家的体香附在了风念生红润的唇上,渲染着极致的挑逗和诱惑。

           只是此刻的两人的心都不在这个事上。

           “我眉心的桃花血印告诉我你就是那个触动我邪咒的解咒人。原本肇事之人是你,可收拾残局的人还是你。你叫我是恨你好呢?还是感谢你好呢?”

           风念生拿开对方的手,一脸的抱歉:“你也知道我虽生性风流,可我的真心却是没有挥霍的。身体可以给你,但是真心我是要保留的,毕竟我的身上除了这个,就再没有值得付出的了。”

           “你连你的身体都出卖了,你觉得你的那份真心还有价值吗?再说了,我要你的身体?亏你想的出来,这真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风念生听到这些话,也陷入了沉思之中。对陌桃汐而言,自己真的只是抱着玩玩的态度,造成这样的后果,完全是始料不及的。可是自己心里的痛楚,又有谁知道了。

           “你说的极是,所以遇到你的妹妹,我才发现原来世间也是有这样清新淡雅的女子的,只是我如此浑浊,怕是多看她一眼也是会给她蒙上灰尘的。”

           之后两人就陷入沉默之中。谁也不搭理谁。修炼的修炼,打盹的打盹,就这样相安无事的又过了几天。

           陌桃汐又按耐不住了,这几日除了方便才出这个圈,简直都要闷的发霉了。

           “不行,我实在憋的慌,我要到外面透透气。这两人都去了十天有余了,怎么还不见回来,该不会真被那把邪剑玩死了吧!”

           陌桃汐从地上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看了一眼闭目打坐的风念生,不耐烦的说道:“没死就‘嗯’一声。”

           “嗯!”对方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从鼻子里吐出这个含糊不清的字来。

           陌桃汐翻了一下白眼,头一下就泄气的耷拉着。

           风念生实在不想再与她斗嘴,要不一个没忍住真扑上去了,以后就真没脸面再跟着陌纤尘了。

           时间又过去了好半晌,风念生竖着耳朵一直没听见有任何动静,于是睁开眼睛环视一周,没人了。

           风念生赶紧站起身,又在目光所能及的地方仔仔细细的搜索了一遍,除了一片白,就是一片绿,根本没有半个鬼影。

           就在风念生一头雾水的时候,从不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了极度惊恐的呼救声。

           “救命啊!救命啊!”

           风念生踏出云花簪的庇护,直奔声音来源处。

           才奔进林子不远,就看见神情恐惧的陌桃汐,一张媚脸早已没有了血色。

           “你鬼叫啥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风念生觉得女人总是大惊小怪,所以言语里尽显不耐烦。

           陌桃汐居然没有理他,只是快速的从他身边跑过,但是没跑多远,又回转身子拉起一脸惊愕的风念生,继续往那片黄光死命跑去。

           终于安全的进入云花簪里,陌桃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好半天愣没回过神来。

           “怎么啦!莫不是遇到比我还色的狼了。”风念生语气轻缓,希望把这紧张的气氛缓解一下。

           陌桃汐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脸上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

           “你好歹说一句话,你要在这样,我就亲自去一探究竟,省的被你虐着。”

           风念生说完话就作势要去树林,这时陌桃汐一把拉住对方的手,声音颤颤巍巍,并带着断断续续的调子:“林子里……的好些东西都……活了……全都活了……要吃人喝血的。”

           “不会吧,你是不是看花眼了。”风念生觉得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

           “那些树呀……花呀……藤呀……的都活了,它们一直追着我,想把我绕进去,然后把我吃掉。”

           陌桃汐伸出自己的手臂,绾起衣袖,手臂上是一个很深的血窟窿,却出奇的没有往外冒血。

           风念生终于是相信了,于是拿出云无上留下的丹药,递给对方,颇为关心的说:“你吃了吧,至少可以缓解一下。”

           陌桃汐听话的接过来吃了,然后躺在风念生的腿上,有些虚弱的说:“我真的好累,可是我很害怕,你借给我当个枕头,要不我不敢睡。”

           风念生轻轻点着头,然后温柔的摸着对方的头,动作非常小心,就像是在安抚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动物。

           很快,娇柔的女子就沉沉的睡去。风念生看着对方安静的样子,倒觉得十分可爱。除了嘴凶了点,说话毒了点,其实还真是个不折不挠的美人胚子。

           而她的美和陌纤尘的美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一个是魅惑如妖姬,一个是纯洁如仙子;一个是带刺的玫瑰,一个却是高洁的冰莲;一个让人忍不住想扑上去,一个却让你不忍伤她半分。

           要是这两个女子都被自己收了,倒是会羡煞世间所有的男子。风念生这样想着,忍不住就笑了。

           刚开始这位公子哥还能时刻保持警惕性,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风念生就开始犯困了,毕竟这丫头也太能睡了。如果不是她清浅的呼吸声,还真要怀疑她是不是睡死过去了。

           风念生眼皮刚一闭上,人就倒在了陌桃汐的身上,然后就进入了一个奇怪的梦境中。

           四周是一片望不到边际的花园。园子里的百花争相盛开,一朵比一朵更娇艳。

           就在百花当中,有一朵花红似娇阳,艳似彩霞,开的特别艳丽。

           一位白衣的仙子看到这只花特别喜欢,于是伸出鲜嫩的素手去抚摸这娇艳欲滴的花瓣,却被旁边的一叶香草划破了手指,殷红的鲜血不止染红了香草,也滴在了红色的花瓣上,令花儿愈加鲜红了。

           “百花丛中一点绿。”白衣女子说完就深情的看了一眼这株被染红的香草,心中一阵悲切。一滴闪着金光的泪珠便滴在了这株草的叶子上,然后又默念了几句,便翩然而去。

           风念生一直作为一个旁观者目睹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却感觉既恍惚是梦,却又恍惚不是梦,亦真亦幻,实难揣测。

           等到这个梦醒了,风念生一睁开迷离的双眼,就看见陌纤尘那双清幽如古泉的灵眸。

           “神仙姐姐,你是神仙姐姐。”风念生直接一把推开身上还睡着的陌桃汐,然后站起来就要去拥抱对方。

           谁知双腿都麻木了,一个趔趄就往对方身上扑了过去,心里一阵窃喜,这是天助我也。

           可是这是什么情况,哪里来的小毛孩,居然还用一根手指就把自己的身体撑起来了。

           “不要说任何话,也不要问任何问题。不过你想吃我姐姐的豆腐,那的先过我这关。”小寒护姐心切呀,看到这个猥琐的男人嘟起的的嘴就跟猪屁股似的,一个幻化就挡在了前面。

           “你个小屁孩,把你的脏手给本少爷拿开。”风念生此刻斜在半空中,而且还被一个孩子玩了,那心里别提有多憋屈了。

           “你敢瞧不起我。我告诉你,这下我们的梁子结上了,以后有你苦头吃。”小寒手指一放,然后一个魅影就撤了,紧接着就是一阵重重的倒地声。

           那鬼哭狼嚎的惨烈声,把不远处的雪山都惊得一颤一颤的,地上的雪花也被溅起了一地。

           “我的脸,我的胸,我的宝贝,这是要绝我啊!”风念生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败在一个小屁孩手里也就罢了,可是这样的衰样怎么能被自己的女神亲眼目睹呢?

           “风公子,你没事吧?摔倒哪里了,什么宝贝被摔坏了,我叫小寒赔你。”陌纤尘听到对方刺耳的尖叫声,于是赶紧过去扶他起来。

           “就他那小毛孩,赔给我宝贝也是没有用武之地的。可惜我的脸,都摔变形了。”风念生又羞又恼,可是又惹不起。于是只能一声一声的大叫着,以此来博得美女的同情。

           云无上实在不屑风念生的矫情,而且对于他的满口污秽语更是厌恶至极,于是一把拉开陌纤尘,然后冷冷的眸子透着射人的光:“你果真是想废了自己吗?”

           风念生欲哭无泪啊!这一个已经让自己够呛了,又来一个。一直以为泡妞的必杀技是风流倜傥,可现如今才知道不止要多金长的帅,还要斗仙斗魔斗小孩啊!

           “我已无大碍,多谢上仙关心。”风念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思索片刻,觉得还是只能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