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970582436"><bdi id="FHLKXDV"></bdi></bd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 来点刺激
          秦宇知道这姿势,当时视频上看到的时候,简直是拍着大腿,笑得前仰后合。“这姿势实在他妈的太丑了,这人真极品,打了这么多年球,连个罚球姿势都学不好,奇葩到天际了有没有,哎呦,还没进!哥,你说你是图啥呢,哈哈。”好吧,现在轮到自己了,真是啪啪打脸,哎。

           气沉丹田,此刻要得就是内心强大,摒除所有的杂念,罚球线对手的注视,篮球看台上观众的表现通通清静。

           将手缓缓的垂到腰腹间,夹着球,盯了一眼篮框,心中快速的预估了一下距离,最后一秒,从下而上的抛出了球,就如同泼盆里的水一般,球划过低低的曲线,秦宇的手感没有丢,端尿盆子投篮至少他的手不是抖得,男人一定要对自己狠一些。

           球进了,现场尖叫了,传说中的“端尿盆子”罚球现世了。

           可想而知的情况,现场那个沸腾劲儿。

           有球探已经快速的刷刷的在纸上写到了,罚球姿势:“端尿盆子”罚篮,补充着情报。

           还好有队友及时反应过来拍手庆祝,让秦宇能有机会掩饰下尴尬。他们也是第一次见秦宇如此的罚球,事实上也是第一次亲眼目睹这种罚球姿势,天呐,就如同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大家模仿NBA,乔丹、科比、韦德等等,是因为打球动作帅啊,美如画,富有观赏性。进不进姿势一定要帅啊。

           看布莱斯是一脸憋笑表情,秦宇很是郁闷呐。

           第二罚依然同样的姿势,没办法啊,站在两旁的球员开始抢位推搡。

           还是命中,贡献两分。秦宇的脸火辣辣的烧,姿势太丑了,这回丢脸丢大发了。

           “这小子脑袋还挺灵光的呢,竟然用这个姿势,真是吓我一跳,要是罚不了篮,这就被动了。”史蒂夫一扭头看手下板凳席这些兵蛋子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了,自己也不禁乐了。

           “呜呜呜,宇哥哥的这个投篮姿势实在是太不好看了。”小泰勒作势揉眼睛,一副哭淘样子,这难道就是被丑哭了的活生生的例子?

           “小泰勒啊,你没有看到你的宇哥哥这样,手不抖了么?”卓拉一眼就看出了症状,小声说道。

           “真得耶,宇哥哥,又不能上场投篮了?这宇哥哥该怎么办呢?”小泰勒身子不由的前倾,心底担心起来。

           哎,秦宇没了投篮这项,该如何帮助球队呢,卓拉也不由的心中盘算。秦妈妈也紧张的放在膝盖处的手蜷了蜷。

           秦宇的这两个罚球,就像打了一场比赛一样,抹了把汗,真煎熬啊。“真是丑到爆炸的罚球姿势。”布朗在他身边揶揄道。

           秦宇索性眼一翻,白仁儿满满的对他,“怎么滴,爷乐意,不服咬我啊,嘿,小爷我打狗棒伺候。”

           “哼。”丢人,我让你一次丢个够。“我倒要看看你脸皮是真厚还是假厚。”

           果然还是不能选他呀。那位小菜鸟经纪人赶紧摇头,再一次的否定了秦宇。

           “嗨,尼克,你难道不想再看看他那个好玩的罚球嘛,去吧。”假借擦肩而过,小声冲尼克带了一句。他一愣,脑袋也灵光,也知道和秦宇的矛盾,布朗作为一名篮球新贵,和主教练的关系格外的好,球队地位颇高,而尼克·汉密尔顿只是一个小替补,他也不想惹怒这位未来的大财主。

           拉布进攻继续得手,斩获两分,帕克下去,棕熊队内线防线薄弱了不少,拉布简直就成了金熊队的进攻矛点了,屡屡得手。

           这边秦宇游走,接布莱斯传球,一个简单的运球很轻易的晃开了布朗,布朗这个只能算是眼神防守了吧。

           秦宇杀入篮下,准备上篮,被尼克拉了下来。尼克事实上已经防守到位了,只要高举手阻挡下就可以了,秦宇已经准备空中换姿势,假投真传了,结果看他姿势用力过猛,正好再造个犯规,这个犯规委实来得容易,秦宇搔搔头,上了罚球线。

           布朗给了个赞赏的眼神,过去拍拍尼克的肩膀。

           “这个犯规完全没有必要。”马丁教练表示无法理解,在场边来回踱着,嘴里则骂骂咧咧。尼克看到了紧张的缩了缩脖子,想尽量不去对视教练的眼睛。

           白送俩罚球,秦宇撇撇嘴,可又得上罚球线了,头皮有些发麻了。

           这回的呼声好像更大了,声浪往秦宇的双耳里灌呢,这脸都要红了呢。没办法,只能是熟悉的配方了。

           “看秦宇端尿盆罚球,快拍,快拍。”

           “摄像,摄像。”这当然是个奇景了,秦宇心里呼呼有气呀,真是两难选择,要美观就没得分,算了,哆哆嗦嗦投篮更不美观,秦宇弯弯嘴角,看布朗一副看好戏的架势。

           得分重要!得分重要!秦宇心中默念了两遍,感觉脸上的烧有消退的迹象。妹的,我脸皮多厚啊,虽然最多也就在几千人的晚会上表白过。有什么滴,天生脸皮厚不可以嘛。

           端尿盆第一式,吃我一壶。撅屁股弓着身子手捧球在腹前,像张拉满的弓。一用力,身子一挺,球便被抛飞了出去,起始点有些低,不影响弧线是越飞越高,高过篮筐继续飞,到了至高点,翩翩下降,正向篮筐,刷,罚球命中。

           布朗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被秦宇直接无视,余光还是瞟到了,这家伙像个黑猩猩,心中默念回击道。

           “咳咳,是个挺恶心的投篮姿势。”好像还意识到了对方罚中了球不应该笑,稍稍克制了一下。

           第二罚依然命中,秦宇拿下4分。

           “哇,果然这招是神技呀,虽然不太雅观,但是蛮准的嘛。”看台上观众见球进了,纷纷鼓起掌来。

           “这……算是缺点嘛,这姿势,呜呜,为什么明明帅帅的秦宇,是这种丑丑的姿势,不能接受啊。”

           “切,不识货,丑帅丑帅的,多可爱的姿势,你不要,老娘要了,小宇宇快到姐姐碗里来。”有女生舔了舔舌头,眼神妖娆的盯着秦宇说道。

           场上的秦宇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奇怪,好像有一股冷风袭来。

           “这个球不应该犯规,该死,去坐板凳。”叫了暂停,马丁教练大声咆哮着,这家伙上来,轻松的就获得了4分,不可原谅。

           “可是布……”他颇为委屈的想解释,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教练,也是无心之失嘛。”布朗趁机挡在了两人中间,也堵住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尼克,只是防守动作上稍稍的大了那么一点。教练,放心,我们要开始进攻了。”

           “嘿,你小子真可以的嘛。”阿里坏坏的模仿着秦宇的姿势,惹得大家大笑不止。

           “秦宇,确实不错。不过拉布我们该怎么办?这小子在篮下视若无人啊,在里面翻江倒海,估计得得到20分了。(当然这是夸张的说法,不过他已经得到了14分了。)我们对他的限制一点都不够。”史蒂夫教练说着,一众内线则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拉布确实比想象中强上不少。

           “我们需要找一个吨位大一些的大个子。”秦宇说话了,他之前有研究过拉布。

           虽然拉布由于左手将的原因,被称为“弱化版的波什”,不过他可没有波什远至三分线的攻击范围。秦宇便针对这个特点继续说道:“把拉布往外面挤,尽量用体重优势把他挤出油漆区,那他威力就大减了。”如果让拉布在内线要到位就会予求予取了,古鲁曼的体重上反而比拉布还要瘦,比起天赋爆棚的拉布,古鲁曼就吃亏的多,连连被单打得手。

           托马斯·威尔士内线表现的不错,不过毕竟是中锋位置的人,而且是个攻大于防的选手;而替补大前阿莱克斯,体重也偏轻,技术上更是差一些,也无法做到限制。秦宇略一扫视,目光在帕克身上多停留了几秒。史蒂夫见此,秦宇和自己所想的一致,不过帕克得稍稍的刺激一下。

           “让我上吧,教练,我来主防他,我会限制他的。”帕克一看如此,心里一喜,赶紧开口主动请战,这拉布让自己来防,自己体重方面占优势。

           “这……”史蒂夫眉头微皱犹豫下。

           “教练就让我上吧,让我上吧,我什么都可以不做,专心防守,真的,教练,相信我。”帕克情绪激动,求战心切,史蒂夫教练思考了一下,拍拍他的肩膀。

           “帕克的防守动作太大,现在又有两犯在身,只怕会被拉布戏耍……”秦宇说了一半不在言语,帕克已经怒目圆睁:“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拉布这样,嘿,小后卫,内线可是要我们来守护的。”

           “守护一分钟,然后一直坐板凳?你那样是在给我们添麻烦。”秦宇看起来也很激动的反驳道。

           两人像同场竞技的斗鸡一般,伸长了脖子,秦宇大声喊道:“清醒点,大个子,我们需要的是你清醒的脑袋,你脑袋太热了,你需要冷下来。”

           “你……”帕克被噎了一下,脸上有点挂不住,瞪着秦宇。

           “秦宇,你太过分了。”布莱斯出来打圆场,史蒂夫则饶有兴趣的看着秦宇,从来都不会大声说话的秦宇。

           “好,帕克,你上。”史蒂夫在暂停结束的哨声响起时,做出了决定。

           “哼。”帕克哼了一声对秦宇,这家伙还是个头脑偏热的选手呢,几句话就被秦宇急着了。秦宇并不是真得恼火,主动过去,开口道:“帕克,你有4年的经验,是所有人无法匹及的财富。最后一场,绽放你的绚烂。”秦宇突然上去拥抱了一下帕克,拍着他的后背说“一会儿就靠你了。”

           “嗯?嗯!”这大脑瓜子算是反应过来了,重重的点了点头。

           “帕克,你来防我?”拉布发现防守他的人换成了帕克,只见帕克一脸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