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970582436"><bdi id="FHLKXDV"></bdi></bd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是时间改变了她,她的一切。 浮上一个充满讽刺意味的笑。 当初的她傻傻地满心欢喜地等妈妈来接她回家。在姐姐的光环下,阴影下,过了四年。那四年里,她什么都不是。 若不是她九岁那年恰巧路过书房,听见叔嫂的谈话,恐怕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 妈妈早在她六岁那年就跟一个男人结婚了。在她七岁那年,诞下一女。 她被抛弃了,她当初的直觉是对的…… 她不是什么都不是,她还是个笑话……

           所以,她要报复,报复这些曾经伤害她的人,爸爸虽只见过一面,但有韩氏集团这么个树大招风的企业,好找的很。至于妈妈,容貌早在记忆中淡去,且相处了五年,浅印一竟不知她的名字,浅印一找了这个女人三年,却未找到一点踪影……

           “涵,你太过偏激。”浅印一脑子里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那是曾经的苏言梦对她说的一句话。偏激便偏激吧,无所谓……这便是所谓淡漠吧,偏偏有些事要用淡漠去忽视。清风徐来,传来一缕奇异花香,打段了她的回忆。哪来的花香?真奇异!浅印一恍恍悠悠的下床,赤足踩在柔软的地毯上,发麻的腿逐渐恢复了知觉。 迈着修长的腿向阳台走去。 “哗”拉开帘子。现在还是午夜,月色依然柔和。仗着自己经过残酷训练能在黑暗中看情一切的眼睛,环视周围。她惊讶的发现,所有的房间围成一个圆弧形。 往下看,赫然是一片圆形花园。知名的,不知名的花,什么都有。怪不得有这样奇异的花香。最引人注目的是两片各占五分之一的地方。一片是池塘,或许中着莲花吧。至于另一片……黑乎乎的……浅印一看不出来,很熟悉的感觉,到了花期就知道是什么了吧!大不了,每个月都潜进来一次不就行了。没来由的,她对这个屋子主人恨不起来…… 妈妈给了她一次转瞬极逝的亲情,小梦给了她一次转瞬极逝的友情,他给她了一次转瞬极逝的……感觉她恨妈妈,她恨小梦却无法恨他……

           “阿尘,你就帮我一下呗!”门外,一个类似撒娇的女声传来。夜雪姐的声音?!阿尘指的是游域尘? 浅印一惊诧,这关系不寻常啊! 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毫无形象可言地趴在门上,进行着偷听这项伟大的事业。脚还有点麻,算了,还是坐着吧! (路人甲飘来:偷听是可耻的。浅印一闻言,挥了挥衣袖,路人甲被华丽丽的打飞:你想偷听都没这个机会,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最可耻了)

           夜雪靠在沙发上,支着头,随性,优雅。隐隐露出万千仪态。 “不行,这事危险…”游域尘一口回绝,冷漠,冰冻三尺之感。 话音刚落,夜雪一脸鄙视的看着他,“切~~别跟我说,你是珍惜你手下的命或者是你自己的命。你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说到底,还不是这事与你无关…算了算了,谁叫我滩上你这个拍档。” “我让你带的……”游域尘倚在门框上,声音淡淡的,却有一种天生的压迫感。 “知道了,知道了。”他话还未完,夜雪不耐烦地摆摆手。“嘭”夜雪不知从哪里搬来一大叠资料,狠狠的拍在桌上。 _________下一章,20号左右发,以后约10天发一章,所以,推荐一下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