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970582436"><bdi id="FHLKXDV"></bdi></bd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还有,我喜欢你。”

           他的身形顿了顿没有在多做停留,消失在她的视线之中。

           他多半认为我又在开玩笑吧。

           浅印一在心底自嘲一笑。

           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他是她的信仰,支撑着她了十二年个日夜,那时雨天溪边,他的一番话,她就知道,她的信念在那一刻崩塌了……

           月明星稀的夜空下

           两个身影相背而走……

           n天后,上午11点

           “完了?完了!迟到了?迟到了!”

           艳阳高照下,两个不同的地方,爆发出两声同样高亢的女音。

           一间别墅里某一间设计室里

           泛青色的地板上全是洋洋洒洒的设计图纸。

           睡过头的蓝沁羽顶着两个浓重的黑眼圈和一头乱发,面目狰狞的抓着闹钟,死死地盯着那还在“滴答,滴答”走的时针,尖叫道。

           昨天,她又在死不休地画图纸了。

           “完了,完了,这下要被印一骂死了。”

           蓝沁羽手忙脚乱的开门,悄悄的伸出了一个脑袋,却看见浅印一正在破天荒的烧饭~~~~

           “小沁,你醒了!快刷牙洗脸吃饭。”

           她看起来很淡然~~~~~~~

           “印一,你……不骂我?难道我闹钟坏了?现在是晚上十点?”

           好吧,又是一个神经病加受虐的娃子………………

           “说你是小白沁,你还真是小白沁,我又不是你妈,我为什么要骂你?”

           小白沁全称小白痴蓝沁羽。

           “是吗?你不是我妈吗?可我一直认为你就是我妈哎~~~~~”

           浅印一嘴角抽了抽。

           然后面无表情的拿了一面明镜,摆在她面前,迅速逃盾。

           果然,“啊~~~~”尖叫声再度想起,让人明白何为魔音蚀骨。

           蓝沁羽遮住脸,匆匆上楼,还是自己的容貌要紧。

           看她上楼, 浅印一呼出一口气,心中暗自庆幸。

           最新情报,今早上午九点,淳于永辰已到清伊学院招蜂引蝶了。

           她不知蓝沁羽有没有看出她的……演技。

           但她知道蓝沁羽也不想吵了……不想了……不想了……

           话说,这对冤家变身仇家,多半原因还是因为她……

           又叹一口气,浅印一翻开文件。

           清伊学院,一所贵族学院,隶属淳于家,校长夏清伊。

           总面积占a市五分之一,对学生要求极为严格。

           本学院本着“要多锻炼学生应变危机的能力”全校大小事务皆有学生会打理。

           且,每年还会各种形式各种理由来让您来参加活动。让人体验一下下什么叫生不如死……

           不过,清伊学院的条件还是不错的。

           光是宿舍楼就有一共二十一栋,女生宿舍十栋,男生宿舍十栋,其余一栋保密。

           每一栋共有十层,每一层共两间房,每间房足100平米住三个人。

           车外风景快速掠过,不带一丝留恋。

           车内,浅印一正“毕恭毕敬”地对着笑容甜美如花的蓝沁羽报告着清伊学院的资料,真有一个助理样。

           “这感觉真好!印一,哈哈,我总算当了一回你的‘主子’了”

           “小沁,我可是你‘妈’。”

           “所以那感觉才爽嘛!”

           浅印一白了她一眼。

           白着白着就看见淳于永辰在与某女“谈笑风生”

           此时,蓝沁羽正要下车。

           浅印一一把拉住她,“等等,先别下车。”

           “为什么?我可要去享受万人敬仰的目光。”

           “因为,因为……”

           还未等浅印一回答,蓝沁羽突然改口,“好吧,那现在去哪?”

           浅印一看了一眼淳于永辰的方向,或许她也看到了……

           校长办公室

           “清伊阿姨,米草我先带走了,小沁,拜~~~~”

           浅印一在门口拉着米草一路狂奔,空留下蓝沁羽在一堆试卷前,哀怨地声音,“浅印一,印一,小印,妈,你怎么可以这样丢下我,我不要当苦工,改试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