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970582436"><bdi id="FHLKXDV"></bdi></bd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你,认识他?‘夏清伊似笑非笑。

           ”这个,可以说认识,也可以说不认识,介于两者之间吧。“浅印一背对着夏清伊仰着头看着窗外的天空,空气随着她的手指,不知在写些什么,停顿了许久,笑了笑,无厘头的来了句:”傀儡,其实也挺可爱的。”

           “印一,我发现你的能力越来越强了。”

           “快脱离你的掌控了,是吗?”浅印一转头,笑容迎着阳光,:“其实没有,我不想,那太累,现在的我已经不想报仇了。清伊阿姨,傀儡,是他告诉我的,真的,是真的。”那笑容纯真无邪,好想回到了她九岁那年,那迄今为止最美好的一天。

           时间之轮回转,八年前

           “你真好,你是除了小梦之外,对我最好的人。”那时候的浅印一或者说九岁的韩涵笑着对十一岁的游域尘说。

           “那我只能排第二了。”

           “是呀,其实第二很不错,我在他们眼里了或许连百位都排不上。”她流露出一些伤感,那感觉快要哭似的。

           “你别哭,我没有说第二有什么不好们毕竟我只是个傀儡,正阳我很知足。“看着他安慰别人,却说道自己的伤心处,九岁的韩涵(浅印一)指着他说:“你真傻”

           ……

           “是呀,我真傻。”八年之后,游域尘在自己的宿舍窗旁,偷过充满冰雪的窗户向外看白雪纷飞的场景,脸上不自己得浮上一丝笑意,说起来,他似乎好久没有这么笑了。平静而又简约的笑。

           游域尘:第五种人的其中一个,19岁,a班,学生会成员。

           几天后

           学期开始了,传说中那三个人,终于要露面了,这让举校上下沸腾不已。与此同时,尹夜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校长办公室出来,好胜之心大起。那个人不是浅印一而是——夜雪。

           夜雪满心欢喜的走着,远远就看见尹夜那砍死温良但却让自己毛骨悚然的笑。

           想到避开他,可尹夜已快步迎上她,也学制的无可奈何的说:“嗨,好久不见”(观众:不是吧,有事这句)

           尹夜,“你为什么出现在儿?”

           “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

           尹夜,“你怎么能在这里?夏清伊还真会同意?”

           夜雪,“我凭什么在这里,为什么在这里,有么有资格在这里,你管的着吗?”

           尹夜耸了耸肩,“管不着。”那股风清云淡的模样,更让夜雪生气。

           夜雪忍着怒气,“那现在请您让开,我要过去。”

           尹夜淡淡一笑,“不可以,凭什么就不是你让开,我也要过去。”

           夜雪,“尹夜,你难道就没听说过好狗不挡道嘛!!!”

           “所以我知道你不是条好狗!”

           “你……”夜雪气结,眉头涌上一股愤怒之气,但随即又恢复如常,莞尔一笑,道出来一句,“可你现在似乎是在挡我这条不是好狗的道。”

           尹夜,“所以挡人的道是狗,挡狗的道的是人。”

           夜雪无奈,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强词夺理,如此淡雅,如此温良,却又毒舌的人。

           “额……那我不过了,行吧!”话完,夜雪就要转身离去。

           谁知尹夜一个转身,将她圈在怀里,呼吸可闻。

           “尹大少,我好像跟你没仇吧?!”

           “回答我的问题,就放你离去。”话语中,呼吸迎着夜雪的脸上,令她双脸飘上了一丝红晕。

           夜雪,“?……百折不挠的家伙,哎……”她淡淡的叹了口气,继续道,“我来应聘的。”

           尹夜挑了挑眉,仅用自己以一人可已听见的声音呢喃一句,“那夏清伊可真是攻于心计。”

           “你说什么?”看着他微微蠕动的嘴唇,夜雪好奇一问。

           “没什么,你来应聘?应聘什么?”

           “教师,舞蹈教师。”

           “你还会跳舞?我怎么不知道?”后半句话,尹夜几乎是下意识道。

           “我的事你怎么可能知道,”夜雪白了他一眼,“行了,你的问题我已经回答完毕,你该放我走了吧。”

           尹夜温良一笑,身形闪到一边,让路。

           见他让了路,夜雪急忙逃走。

           那模样就像老鼠见了猫。

           尹夜望着那慌忙的背影,嘴角晓笑意更胜。

           校园一角

           清幽的环境充斥着一丝嘈杂的声音。

           “分开,一定不要让他们遇见……分不开那你就等着第三次世界大战吧,小心你饭碗不保……这是你的职责,与我何干……我为什么要管这些破事,再说了我要是管了这些事,你不是要下岗嘛……你第一天认识我吗?才知道我狠啊!!…… 我只能说你真不了解我,”浅印一不知聊了多久,忽然看见远处有两个人真向她这个方向缓步走来,玩性从心头涌出,匆匆对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句,“就这样,这事你自己搞定,记住,千万别然后他们见面,就这样,拜拜,我还有事。”说完,她便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女孩,还未插上一句,就只听见“嘟嘟”的声音在她耳边萦绕,暴怒,对这“嘟嘟”叫的电话,爆出一句粗口“靠,哪句电视里的台词,竟然来糊弄老娘。”

           这边

           沐彩澈捧着一叠假资料,踩着草坪的边角,嘴里念念有词,不知再说些什么。

           她身后,一个俊逸带着些许坏笑的男人或者说是男生这悄悄跟着她,那人赫然便是叶一扬。

           浅印一不知何时到来,瞧着叶一扬那鬼鬼岁岁的模样,再看了看那正专注在想事情的女孩,脸上浮上一股恶作剧似的微笑,开口道:“叶一扬。”并还向他挥了挥手。

           沐彩澈听到这声音猛然抬头,“叶一扬?”看见那正向自己这个方向挥手的浅印一,似是明白了什么,转身,回头。

           不出意料的看见了那正想吓自己的叶一扬,脸沉了下来,微眯起眼睛,“叶一扬,你要干什么?”

           叶一扬并未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对浅印一喊道:“浅印一,我似乎跟你没仇吧!”

           “没仇,当然没仇,我只是看不惯,男朋友这么欺负女朋友而已。”

           讽刺,绝对的报复。

           浅印一明明知道,却还如此讽刺。

           听了这话,沐彩澈立马澄清,“谁说我是他女朋友,他可是个同性恋。”

           “同性恋?”浅印一惊呼出声,后扫了扫叶一扬,他的脸浮上了一片铁青,那脸色跟个菜豆没什么两样。

           “恩恩,你别不相信,这事人尽皆知,随便找个人打听一下,都知道他初中时期跟个叫……什么来着……噢,叫时渊,对,就叫时渊。”

           “时渊?”浅印一承认她被雷了,外焦里嫩的。

           虽说,从上次“白昼”酒吧偷听俩人的谈话,知道这两人关系不凡,可这关系也忒不凡了点了。

           沐彩澈见浅印一不说话以为她不信,道:“算了,你不信就算了,反正我跟他没关系。”

           见得沐彩澈对自己避如蛇蝎,不觉苦笑一声,脸色就像菜花一样,蔫了的菜花。

           “我信,我信,为什么不信?时渊本来就长的那么妖孽,比女的还女的,同性恋也不是不可能。”

           不知道时渊听见会怎么样?叶一扬想。

           “你不会是……”沐彩澈欲言又止。

           “腐女!!!”

           “腐女!!!”

           许久,两人都喊出了自己心中的答案。

           “同道众人啊!!”沐彩澈顿时觉得自己面前这个长得不出众也不难看的女孩显得亲切极了!

           “……”

           “……”

           “……”

           “……”

           在今天,叶一扬知道了何谓八卦,所谓八卦就是能将先前两个毫不相干的人凑在一块,聊一些跟她们八杆子打不着的事。

           叶一扬要哭了啊!

           这悲惨的事怎么就落在自己身上了呢。

           悲惨的是浅印一认识时渊。

           更悲惨的是现在浅印一还认识了沐彩澈,那丫头迟早会将那些传言添油加粗的告诉她。

           这次可踢到块铁板了。

           正在叶一扬胡思乱想之际,浅印一与沐彩澈聊的热火朝天之时。

           一道倩影悄然将至,“彩澈姐。”

           沐彩澈听见有人叫她下意识的回头,应道:“哎。”

           看见是莫新澜,兴高采烈的跑过去,叫道:“新澜妹。”

           浅印一往沐彩澈跑过去的方向看去,正好莫新澜也在看过来。

           两相对视

           浅印一微微一笑,眼底泛起一抹悲伤。

           莫新澜微微一滞,随即又恢复如常。

           这些细微的的动作沐彩澈这个神经大条的人自然是不会发现的,但叶一扬是出了名的细腻。

           两人聊完了,沐彩澈掩饰不住脸上的笑意,数着几张百元大钞把它们塞进自己扁扁的荷包里。

           莫新澜,“彩澈姐,以后别在买假资料了,哥哥他已经对你很有意见了。”

           “行了,我知道了,”沐彩澈随便应着,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妮子又没有听进去“真想不通,你们两明明是兄妹,怎么性格差异那么大,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呵呵!”听见沐彩澈这样说莫新澜也只能一笑了之。

           “哦,对了,我认识了个新朋友,介绍给你认识认识。”这时沐彩澈才想起浅印一。

           硬拉这莫新澜向那儿走去,“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莫新澜,看见没有她长得多么的甜美

           可爱可是我们学校公认的公主哦,人家画画还画的特别好……对了,你叫什么来着。”沐彩澈说了一大堆关于莫新澜的事,许久,才想起浅印一来,却发现自己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

           “浅印一。”

           “浅印一?这名字真绕口你爸妈怎给你取这么一个名字。”沐彩澈说。

           “……我是孤儿。”浅印一淡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