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970582436"><bdi id="FHLKXDV"></bdi></bd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章节内容开始-->    消息传来王府,秦筝并不惊讶,白佳仪死了,一代佳人香消玉殒,却无一片石坟名碑,只在城外草草立了个衣冠冢,秦筝特意去祭拜了她,城外风大些,只觉风刮在脸上犹如刀子般,身上寒意深深,面前这座孤坟独立于天地苍穹之间,落寞孤寂,她的死正犹如她的生,没有人理解过她,也没有人试着带离她走出孤独,或许在花楼中,苏晋将她带离的那一刻,是她生命中唯一的光明。

           景泰将祭品摆好,见秦筝神色黯淡,问道:“你似乎对她感慨颇深?”

           她看着那座孤坟,想起几面的缘分来,第一次见是可怜她,第二次见是尊敬,第三次,她已是土下之人,而这三次见面相隔,才短短数十天而已。

           她叹道:“她只是个傻姑娘。”

           景泰惊讶道:“她是司马超独一无二的死士,又有能力在苏晋跟前潜伏三载,你为何会这样说?”

           “那又如何?她最终还是救了苏晋。三年来,她将苏晋的一举一动暗中传回京城,让司马超对南陵城了如指掌,可在最关键的一件事上,她保住了苏晋一条命。”

           “你是说……南山藏军的事?我一直奇怪,王爷早就对她有所防范,这么机密的事,她是从何探查的?”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早已打定了主意,将这个秘密带进坟墓。”

           话音未落,只听一声沉重叹息,两人回过头,见苏晋一身素衣,静静看着坟墓。

           两人稍稍让开,让他方便拜祭,哪知他一手抓住衣角,用力一扯,扯下一块布料来,扔进火盆,随着纸钱渐渐燃尽。

           他静默良久,秦筝低声道:“或许,这次她只想静静的去,不想再和你有任何瓜葛。”

           他蓦地笑了,在白佳仪的陵墓前,他大笑起来,直到笑的声嘶力竭,才道:“你觉得是我杀了她?”

           她不知该怎样回答这个问题,很多人想要佳仪的命,可最终她是自己了结了自己。

           “王爷这招反间计用的极妙,借刀杀人,兵不血刃。”

           他神色有些无奈,只静静瞧着她,许久方点了点头道:“连司马超都没有察觉,你是如何知道的?”

           秦筝道:“外界之人都认为王爷近年来沉迷风月之事,可实际上王爷却是以此来迷惑天下人,实则暗藏雄心壮志,既然要伪装,那么妙语楼对您来说和其他的风月场所一样,应该是个温柔乡,为什么你每次迈进妙语楼,表面上放松享乐,实际却处处小心谨慎,你在防谁呢?答案当然是白佳仪。王爷遍访名士,当然要保密,所以你故意造成喜欢听玉玲珑讲书的假象,佳仪并未怀疑,还找了类似的曲子想讨好王爷。同理,我也只是个琴师,没有人会怀疑。”

           他抚额轻笑:“还有呢?”

           “刘璟忠和王爷一直暗中联系,但按照他近些年来的战略步骤,下一步应该过江州,平廖原,为何突然来了檀溪?我猜此节是王爷授意,你让刘璟忠行军檀溪,造成要与你密谋合兵的假象,佳仪将消息传回京城,司马超当然忌惮,所以他才会重兵压阵,至于后面的刘璟忠之死、檀溪屠杀、观杀台试探、南陵城种种一系列的事情都源于此节,所有的一切都在王爷掌控之中,刘璟忠早晚保不住,不如利用他给司马超最后探底的机会,让他对你放下戒心。”

           他轻轻击掌,眼里露出赞赏的表情道:“仰观大势,俯察人心,果然不负盛评,我得此奇才,岂不同汉 王得张良?”

           秦筝并未有丝毫喜色,继续道:“刘璟忠屠刀在颈,王爷一兵未动,见死不救,已经让司马超怀疑情报的准确性,对他来说,白佳仪已经不足以胜任这个至关重要的角色,再加上王爷一手策划了她暗通韩执之事,对司马超来说,她先是一枚弃子,后是一个叛徒,她已经是必死无疑。可对王爷来说,借刀杀人,除掉安插在自己身边多年的奸细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用这两条人命为自己争取时间与机会,经此一事,司马超基本已经对你放下戒备,你有了更充足的时间。”

           景泰听到此处终于不再是听天书的表情,恍然大悟的看着苏晋,眼里却溢满了意味深长。

           秦筝转身下山,她并不觉得失望,反而觉得一丝欣慰,如果不是这样的苏晋,试问又如何斗得过司马超呢?可随即而来的,是对自己的冰冷、狠心的陌生感,曾几何时,她已经变成这样一个冷漠自私的人?

           景泰问道:“筝儿,你觉得,佳仪隐瞒南山的事,王爷知道吗?”

           秦筝转眸看了看一望无际的荒原,淡淡道:“我想,他知道。”

           景泰面色有些惊讶,想了想只叹了口气,“唉……成大事者,心如铁石。”

           “或许,他只是为了更多人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