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970582436"><bdi id="FHLKXDV"></bdi></bd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章节内容开始-->    这一天,刚吃过早饭就变了天,浓云压得很低,仿佛就在人头顶上,疾风忽大忽小,院子里的木棉树被吹得摇晃个不停,眼看大雨即将倾盆,南陵王府里的人都各自呆在各自的院子里,舒窈为苏晋泡了热茶,将窗户关好说道:“雨天湿气重,怎么还开着窗户?”

           苏晋将茶杯端起轻啜了一口,寒意驱散了不少,道:“大雨来得快,去的也快。”

           舒窈笑笑道:“王爷闲在府里的时候是很难得的,这就坐不住了?”

           说着又拿来几盘点心放在桌上,苏晋好笑道:“刚吃过早饭,这是做什么?”其实他心里明白自己难得在府中有时间安坐一会,舒窈为自己忙来忙去的也是份体贴。所以随手抓了份点心放进嘴里。

           两人悠闲的聊着,苏晋想起一事问道:“我听芸娘说,最近总有女子来拜访你,难为你了……”

           舒窈端和一笑:“王爷不必为这些小打小闹的事操心,我能处置!”

           苏晋看着她,心内升起一层愧疚之意,“这些年外头风言风语不断,尤其是妙语楼的事儿,我知道很多人背地里说话难听,你要是心里有什么委屈不要自己承受,告诉我。”

           “那些人不过是喜欢看热闹罢了,我心里一直清楚,王爷对外间那些女人只是逢场作戏,只要心安,别的事酌情处置也就是了,王爷的性子我还不了解吗?当年就因为云儿一句托付,就将我娶回来……”

           话未说完,却见苏晋神色幽冷,只不敢再说。窗外雨声已经渐渐停了,打开窗户,清幽的香气立时传来,舒窈不禁恢复神色道:“这是什么天儿,说下就下说停就停了,这几日要是天气好,我想着带秦姑娘去踏青呢,南陵城别的不说,就是美景如云,像七星岩,鹿角峰,翡翠湖,我想秦姑娘一定都喜欢。”

           苏晋看着窗外,神色幽幽道:“她并不是从前那个人,你却依旧愿意对她好。”

           舒窈神色一颤,并不欲多说,只道:“王爷对她委以重任,我们如今坐在一条船上,我对她好不也正常吗?”

           苏晋想了想,站起来对着她道:“我已经决意要谋定京城,将来风云变化,我并无绝对的把握,但是这璟国天下不能就这样旁落他人,当年父皇已经铸成大错,我绝不能再惶惶度日,置大业于不顾,你明白吗?”

           舒窈急忙道:“王爷蛰伏三载,既然时机到了,王爷圣明独断就是了,只是有一样,千万不要顾念我。”

           “我怕你为难,岳父毕竟在他手里做官,如果有一天,要你们父女间接为敌,所以……我想……”

           她明白他想说什么,稍显苍白的脸上挂着一丝微笑,轻叹一声道:“权力的斗争,没有人会做黑白之分,有人觉得父亲是变节叛国,有人觉得是他是识时务者,我无法做什么论断,只是如果王爷不动,父亲与我们的关系僵持在此,这个局面永远也不会改变,如果你赢了,或许有一天我还有机会在他们面前尽尽孝。”她轻轻一笑,“当然,如果你输了,还有我陪你共赴黄泉。”

           听了此话,苏晋原来的想法再也说不出口,只道:“雨后的翡翠湖景致很好,你不是要约秦姑娘吗?”

           舒窈看了看窗外,木棉花被雨打落,满院子的灿红,看得人挪不开眼睛,她心里来了兴致,知道天晴了就意味着苏晋也要出府忙事情去了,于是微微一笑,便决定去找秦筝。

           园子里还来不及清扫,甬道上湿漉漉的,舒窈一路走进来只觉院子里静悄悄的,进了内厅也不见有人的影子,又转过长廊,只见角湖上景泰正飞身点水,脚上绑了一支湖笔,似在湖面上写什么字,不时发出轻轻的点水声,秦筝站在湖边,一脸笑意,舒窈不由一笑道:“这是玩的是什么花样?”

           秦筝回过头见礼,只抿着嘴露出笑意,舒窈很少见她这样开心,也不由专注的看向景泰,只见他在湖面上用脚尖发力,一笔一划写着什么,身形极为矫捷,被他踏过的水面依旧平整如镜,一波未动。

           轻功这样好的人,竟为眼前这个素服姑娘做一个侍从,舒窈不禁多看了秦筝两眼。

           他飞身落地,皱着眉看了看湖面,回过头叹气道:“还是慢了点。”

           舒窈道:“你在写什么字哪?”

           景泰突然气馁道:“看了半天你一个字都没看出来啊?”

           舒窈道:“我只看出第二个字好像是如,其他的实在没看出来。”

           秦筝笑了笑,“他在写福如东海,可惜,每次写到第四个字,第一个字就化开了。”

           “福如东海?你练它作什么?”

           景泰面色依旧懊恼,“皇帝不是快过生日了?”

           舒窈有些惊讶,“莫非你要去拜寿表演不成?”

           他笑嘻嘻道:“当然不,只是拿这个幌子练练脚法。”

           舒窈见他口无遮拦的样子,笑笑不便再说,只对秦筝道:“上次曾说要带你去翡翠湖赏景,今日雨后初晴,妹妹可愿同去?”

           见秦筝点头,又对着景泰道:“这角湖就是方池塘,一同去在真正的湖面上练习怎么样?”

           景泰自然高高兴兴的答应了,三人就要起行,景泰难得细心的对秦筝道:“湿气未消,我去给你拿件披风吧。”

           秦筝有些好笑的道:“我自己去吧,你们先在府门口等我,我去去就来。”

           两人便先去了马车边等候,景泰最见不得有人不说话,于是搭话道:“王爷不在府里吗?”

           “现下应是去兵营了。”

           “哦,怪不得王妃有时间与我们游玩。”他一向心直口快,舒窈并不在意,却有句话在心里徘徊了许久,已经到了嘴边,几经辗转出口却变成了一句无关痛痒的话,“你轻功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