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970582436"><bdi id="FHLKXDV"></bdi></bd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章节内容开始-->    刘庶今日也是心神不宁,坐卧不安,操练场上那一幕在脑海中犹如烙印般深刻,这样强大的敌人,有此行动必定会有后续计划,虽说已经下令全军戒严,难道大家只能在这坐以待毙?他在营帐中来回踱步许久,下定决心要找主将谈一谈,于是披了件衣服走出帐外,天已经黑的浓墨一般,他走近几步,果见主将营帐之中灯光照的分明。

           他在帐外几步前停住,向在外面守营的兵士问道:“赵将军还未休息吧?”

           兵士恭敬答道:“尚未休息。”

           他也没有通报,直接掀帘而入,只见桌上两个酒杯胡乱放着,赵青山横躺在桌子旁,眼下发黑的厉害,他心下有种不好的预感,连叫了几声,都是毫无回应,刘庶大感不妙,上前一探鼻息,头脑大震,只觉全身气血都在倒流,他哆嗦着退后几步,不小心撞到了矮几,噗通一声,在夜里格外心惊。

           帐外的兵士急忙抢了进来,见了帐中情景一下子吓的脸也白了,刘庶镇定了心神道:“立刻去把军医叫来!”

           那军医已是白发老者,却也来的飞快。

           他为赵青山把了脉后翻了翻眼皮,又仔仔细细的查验了全身上下,许久回过头对着刘庶摇了摇头,刘庶眼睛看向桌子上的酒杯,军医连忙起身用银针微蘸了一点酒杯中酒液,银针并无变色,他又用手蘸了一滴酒液送进舌苔,再三确定后回道:“酒中无毒。”

           帐内兵士本就觉得诡异非常,此刻更是绷紧了一根弦。

           刘庶气的大怒道:“那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那老军医过了好半天,也没说话。

           刘庶是个急脾气,叫道:“你倒是说话啊!”

           老军医嗫嚅半天,才道:“我为将军检查了一下,并没发现有任何伤口,这……酒中也没有毒,无从判断,但……从将军的症状来看,两眼应是先发青而后变黑,耳后半指处有凸血之状,将军中的似乎是……漠北落特有的藓蛇之毒……”他说话虽吞吞吐吐,但最后几个字却格外发亮,犹如在翁中一般。

           兵士们一听均面如土色,这军营守卫重重,竟然混进了漠北人前来主将营中下毒,还无一人察觉,岂不是让人后背生凉,纷纷冒出冷汗。

           刘庶此刻也没了主意,短短一日里发生的事已经让很多人议论纷纷,先是灶营起火,操练场众目睽睽之中八名校尉被射杀,不到一会的功夫,主将又被下毒丢了性命,韩执绝对已经不远了,这是一个摸不到底细的可怕对手。

           若传出去,军中士气必定大乱,转念一想,对着兵士道:“军医老眼昏花口出乱言,拖出去重打三十军棍!”

           兵士在副将的眼神威慑下,将那大声喊冤的老军医拖了出去。

           刘庶此刻也心乱如麻,沉默了半响吩咐道:“今夜之事,谁若出去乱传,按扰乱军纪者处!”

           其实围在帐中和帐外听见此事的人不少,此刻副将发话,也只得唯诺应答“不敢”,但出了营帐,纷纷忍不住谈论此事,两军对峙,主将突然暴死,军营中又不知混进了多少奸细,岂不是随时有丧命的危险?

           刘庶多少也预料到,此刻军中谣言必定纷传开来,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一定有奸细混了进来,最重要的是找出他们的身份,他喊了一声“来人”,吩咐道:“先秘不发丧,等我请示了皇上再定夺,还有去叫亲兵营来,我就不信,这些奸细能插上翅膀飞出去?!”

           可是这边话音刚落,就听见外面军锣大响,一声盖过一声,在深夜里听来格外恐怖,有哨兵慌乱来报:“禀告将军,五里外见漠北军旗。”

           他几步走到帐外一处高地,见远处火光大亮,随之而来铁蹄声声,越来越接近,不由心中大慌,军中无将,强敌近在眼前,内部又混进奸细,再看将士们一个个面露惊色,他只感觉这层层危机一时根本无从化解,此刻军心大乱,真要硬拼,恐怕百死一生。

           他当即下了军令,“退守十里!”

           将士们一听撤退的命令,立刻变得有章法起来,除了押运粮草的,后面的部队几乎是快跑着行进。

           刘庶亲自监军,见还有人去红帐中拿着鞭子赶人,突的想起一件奇怪的事,今日不是还有一个营妓来为赵将军献什么宝物?这会是巧合吗?

           然而一片乱象中,他已来不及思考,他沉着声音下令道:“传令下去,红帐不再随营!”

           就近的一个兵士立刻反应过来,但还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刘将军的意思是?”

           刘庶狠狠瞪了说话之人一眼,只简短道:“时间紧迫,押运辎重还来不及,传我命令,红帐不可拔营,为防她们将我军中机密泄露,将红帐放火烧掉!”

           那些人一溜烟的跑去执行命令,不一会,已见那诺大的红帐冒起浓浓黑烟,刘庶最后看了一眼,多年来 的夙愿竟在如此天时地利的情况下实现了,就算朝廷问责,他也落得个名正言顺。

           这把火,烧的他心中畅快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