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970582436"><bdi id="FHLKXDV"></bdi></bd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章节内容开始-->    景泰得意洋洋道:“不是我喜欢吹牛,当年冠绝天下的‘红蜻蜓’轻功都曾输给过我。”

           舒窈有些漫不经心的应和了两句,原本藏在心中的疑惑被硬生生吞了下去,倒是景泰瞧了她一眼,目光炯炯道:“王妃娘娘有什么想问的?”

           那目光仿佛早就看穿舒窈的腹中语般,舒窈也不再犹疑,问道:“说实话,这些日子接触下来,总觉你凡事率性潇洒,大而化之,但对秦妹妹的照顾却格外细心体贴,这对一个男子来说,真的很难得。”

           景泰不由笑了笑道:“王妃还要层层递进么?有什么直接问就好了。”

           她想了想道:“秦妹妹霁月风光,智谋非凡,你整日跟在她的身边,感情甚笃,我只是有些好奇,你对她很好,我怕你们不愿捅破这层,所以,多此一问罢了。”

           虽然话并没有说到十分,但景泰已经领悟透彻,他眼角轻轻一扬,并未有丝毫的不快,朗声道:“首先,我们之间是兄妹,是朋友,亦比得上世间任何的血脉亲人,但唯独没有王妃揣测的那层意思,其次,有一天如果我敢对别的女子动心,筝儿第一个就饶不了我,王妃可不要害我。”

           虽然这两段话看似矛盾,但舒窈也是聪明人,知道其中曲折人家未必愿意说,但她已经得到她想要的答案,这两人看来绝无私隐。

           景泰道:“既然话至此处,我也想问问王妃,为何对筝儿格外关怀?”

           舒窈眼波幽幽,实话实说道:“她很像我的一个朋友,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

           “她在哪里?”

           “去世了。”

           她神情有些灰败,又道:“我知道她并非故人,只不过人就是这样。”她自嘲道:“都喜欢自欺欺人罢了。”

           两人正说着,见秦筝穿了黑色披风缓步走来,虽穿的不少,却依旧羸弱不堪,三人不再说话只上了马车奔城外的翡翠湖而去。

           一路上风光正好,鸟语花香,三人说说笑笑一个时辰就过去了,下车时只见丛林叠嶂、翠木锋珠,又步行了一会儿,方才到了翡翠湖,山黛水镜,犹如一方世外桃源,果然不负众望。

           几人沿着光华的石子路散步聊天,越往前走,越觉景致非凡,秦筝见舒窈的腰带上依旧挂着那枚青色香袋,一时有些心绪飘忽,脚下便滑了一下,舒窈提醒了句“小心”便牵起她的手,脚下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

           刚走不远,只见天空又逐渐灰暗下来,舒窈不禁有些扫兴,正准备往回走,却已经来不及,浓云顷刻压顶,豆大的雨珠哗啦啦的砸下来,景泰赶紧将自己的披风解下来递给秦筝撑在头上遮雨,三人见山下爬山虎长的茂密,便朝那下面跑去,站在下面躲雨,雨点落在地上发出啪啪的响声,三人身上均有些湿了,不禁相视一笑,舒窈跺脚道:“如此下去,走到马车那里全身非湿透了不可。”

           话音刚落,大雨犹如倾盆般浇灌下来,直将那浓浓密密的爬山虎灌的矮了一大截,三人只得另觅躲雨的地方,景泰拨开身旁的荆棘,指着一边的石柱道:“那后面可以躲雨,脚下小心些。”

           待到了石柱,那后面竟有一处狭窄的洞口,三人皆是惊讶,沿着洞口向里走去,只觉越来越窄,空气也变得稀薄起来,本是找一个躲雨之处,但三人都有了好奇之心,不免沿着洞口越走越远。

           直到景泰的一声高呼,秦筝走上前来,见前面竟是一处墓穴,再往前走竟点着一盏油灯,寒气森森,里面又几乎没有光亮,三人只觉全身上下的毛孔都紧张起来,秦筝取下那盏油灯,径直走在前面,那石墓里每走两步就有一些黑木棺材横躺竖卧,鬼气森森,那盏可怜的油灯也宛若鬼火般摇曳起来,看来这里有透风口。

           景泰拉了拉秦筝道:“别往前走了,咱们快出去吧。”

           秦筝并不说话,走至一方石壁处,才停下脚步,只见那枚石壁下面躺着一方棺材,却和其他不同,整整齐齐的安放在那里,更令人惊奇的是,那棺材的上盖是打开的,秦筝将油灯靠近,那里面空无一人。她将棺材里里外外照了个遍,竟发现角落处散落着几块类似人皮的东西,景泰已吓的头皮发麻,只是不得不跟着秦筝,舒窈也是紧绷着胸中一根弦,三人一时除了轻微的呼吸声,什么都听不见。

           秦筝左手扶着棺材上盖,右手提着油灯正凝神细思,突然感觉左手指下传来凸凹的感觉,正要将那上盖翻开一探究竟,只觉颈间有股冷风,闪过身子回头一看,一个面目可怖的女鬼倒吊着正双目森森的盯着她看。

           景泰“啊”的大叫一声后,也立刻反应过来,抢在秦筝面前,颤着声音问道:“你……是人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