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970582436"><bdi id="FHLKXDV"></bdi></bd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章节内容开始-->    苏晋于重重包围中落子一夹,卡住白子,秦筝笑道:“王爷的棋真匪夷所思。”

           他温和道:“你的计策才真是匪夷所思,竟然让庄九借献夜明珠之机熄灭烛火,将药粉洒在烛芯上,让药物在高温下发挥药力,真是神鬼不知。”

           秦筝忽然起身道:“王爷这局输了。”

           苏晋苦笑道:“原来你是故意给我留出破绽的。你这局棋赢得是纵横南北,走一步谋三步,好吧,我甘拜下风。”

           秦筝不禁道:“王爷是未来天下之主,不必与人比较谋略。只要会用人,这一项就足够了。”

           苏晋无奈,“你虽这样说,我还是觉得,当着别人,你太不给我留面子了吧?”

           秦筝将趴在旁边半睡半醒的景泰叫醒,伸了个懒腰,故意道:“王爷不也是一子不让?”

           景泰听了此话,揉了揉眼睛道:“筝儿,你竟输了?”

           秦筝道:“这个时辰了,你该去与她们会合了。”

           庄九悠悠转醒时已近卯时,虽然事先服了解药,但脑子依然有些昏沉,几个姐妹围成一圈焦急的等着她睁开眼睛。

           她揉了揉额头,勉力站起来,道:“其他姐妹呢?”紫烟扶着她,说道:“都按你说的,不到子时就全部撤退到河边树林里了。”

           庄九微微疑惑,问道:“子时?”

           紫烟知她疑惑,解答道:“镇北军撤退时慌乱的不行,留下不少兵器钱粮,姐妹们都一并带走了,再加上要从乱葬岗搬运尸体扔到火海里,耗费了一些时间,故而误了一会儿时辰。”顿了顿又有些心有余悸道:“那刘庶竟然真的要放火烧死咱们,幸亏姐妹们事先都躲在外面,那位秦姑娘真是神机妙算,咱们用乱葬岗的腐尸充数,不会再有人怀疑了吧?”

           “放心吧,刘庶早就想甩掉咱们,不会有人闲到来验尸的,那边景大哥应该已经在了,我们也赶快和他们会合吧。”

           天光乍亮,旭日初升,河边的树林里却很吵闹,这些女子按照庄九所说逃到这树林里来,依旧是惊魂未定,庄九说过会来接应的景泰此刻正站在中间,示意她们安静下来。

           不一会儿,庄九几个人也来到树林中,景泰看了看天色道:“九姑娘,再过一会天亮了,镇北军发现昨日危情有乍,应该会回来找寻物资,到时候也可能会起疑,你还需要带几个人将你们的外衣扔在河里,再回来会合。”

           庄九恭敬答了句,“是!”

           收集大家的外衣时,其中一个女子小声问道:“庄九,天气微凉,外衣真的要扔掉吗?”

           庄九正要责说,景泰道:“镇北军要是回来,火烧的痕迹下虽难以发现什么,但少数人逃生出来是一定的,下游都是你们漂浮的衣物,他们就以为逃出来的人怕被漠北人抓去,纷纷投河自尽了,如此可保你们今后平安。”

           那女子听了立即脱下外衣,其他人也再无犹疑。

           如此一切尘埃落定,一行人又连夜赶路直接到了南山,景泰把她们安置好后又守了半夜,到了第二天,秦筝到了,还是黑衣素颜,站在这山中似乎谪凡仙子一般的超脱气质,景泰迎上去打了个哈欠道:“放心吧,一切按计划行事,唉,困死我了……”

           秦筝点了点头,庄九领着一众姐妹猝然含泪下跪,不由分说的又是磕了三个响头,众女子眼里皆是无尽的感激之情,庄九道:“多谢秦姑娘费心筹谋,姐妹们此生必将感激不尽!”

           秦筝上前扶起庄九,其他女子才跟着站了起来。

           这群女子,个个衣衫单薄,蓬头垢面,眼睛里却满含期翼之光,犹如打开了重生之门,然而接下来的安置恐怕比逃离更加重要。

           那些镇北军无暇带走的钱粮兵器都被放在一旁,秦筝看了看道:“那些兵器钱粮,庄九,由你来妥善保管,还有,南山军机互相保密,彼此隔离,你们只要跟着带你们上山的吴将军就好,万望大家不要过问其他。”

           大家纷纷恭敬应了,看着秦筝的眼神犹敬神明,秦筝看向庄九问道:“那件事可征求大家的意见了吗?”

           庄九眉眼之中意气风发,答道:“一一问过,姐妹都说愿意从今天起苦练武技。不过秦姑娘,我们一共九十六人,练过武的只有二十人,多数人是没什么根基……”

           秦筝点点头道:“没关系,重要的是现在你们是一个团体,不能再作散沙之状,你武功不低,又和大家都熟,你就负责带领大家每日出操勤练,我希望你们以最严格的纪律要求自己,强大自身。”

           她有意将这百名身世坎坷的女子练就成一支特别队伍,但是勤练武技需要心志坚韧,除了自己解救她们的恩情外,大家对在位者的残酷制度也非常痛恨寒心,这就是心中信奉,这信奉足以指引她们一路前行。

           几人又逐渐商量出一些细节,秦筝道:“庄九,你出身武家,对军队训练流程应该很熟悉,一旦规则制定出来,一切就按照规则行走,一开始纪律更要严明,不可有丝毫懈怠,还有就是,训练要有一个方向,这其中多数女子没有武功底子,现在练习不会太容易,与其粗通皮毛不如精于一技,我想大家的方向可以是箭术。”

           “过几天会有批量的强弩弓箭和粮食秘密送过来,包括现在你手上的所有物资,以后都归你统筹,现在大家都处在过渡期,你要在大家迷茫的时候做她们的指明灯,明白吗?”

           庄九脆生生答了句:“是!”

           接下来每天天不亮,庄九就负责带领大家练习箭术,秦筝将景泰留下负责指导,大到如何强健心志,增强信心,小到如何增强上肢力量,强调让她们不断的开弓实练,除了修习精准射击,景泰按照秦筝的吩咐也非常注重阵型变化的训练,如果真有对战的一天,在阵型上寻找角度攒射来加大射击面是能发挥射箭手功能的关键步骤。

           随着大家对训练的逐渐习惯,每个人的特长也都逐渐显露出来,很快,针对大家特长的分工也都明确下来,长弓手、阵型长、神射手……都各有分工。原本这些姑娘就都是在军营中常年度日,对她们来说理解一个军队是如何运作的不是什么难事,同时人身上可以发挥出的潜力是无穷的,她们知道脚下的土地是从地狱迈向人间的阶梯,知道那位素雅的黑衣女子是她们世界里初升的太阳。

           从每一个晨露满山的清晨,到圆月当空的夜晚,她们在不停的练习,每天只睡三四个时辰,全身上下酸痛的无法言说,整日举弓手腕更是日夜肿胀,但她们入睡前是满足的,清晨睁眼时是微笑的,那些体力与毅力不是在身体里被激发,而是从内心深处,这样的力量更为强大,日复一日,浇铸成一种铜墙铁壁般的信念。

           景泰带着大家训练一段时日发觉已经颇得章法,各项训练进展得十分顺手,便下山来回到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