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970582436"><bdi id="FHLKXDV"></bdi></bd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章节内容开始-->    韩执目光微凝,审视着眼前这个女子,想来这些天属下作难,她风餐露宿,吃了不少苦头,本就是轻弱难支,现在看来更是面容苍白;而自己这些年来金戈铁马,铁腕之下统领漠北,经过无数风浪,按理说这样一个女子的力量与自己相比应该是云泥之别,可却不知为何,他内心深处丝毫不敢轻视于她。

           他双眉上挑,“姑娘慧眼识珠,神跎的价值可不低于一座御州城……”

           她并未说话,却低首坚定一拜。

           他想了想道:“好吧,只要你能够赢我。”

           她眼波轻动,眼眸深处升腾起无以言说的欢快,嘴角漾出一抹难得笑容,语气十分诚恳,躬身一揖道:“多谢韩王。”

           不多时已有人将神跎牵来,那日从城楼俯瞰,看的并不真切,此刻看着它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秦筝只觉仿若梦中。

           神跎并不高大魁梧,但四肢修长,脊背格外挺立。上次听苏晋说韩执一向视它如宝,对它的养护应该算得上锦衣玉食,但它此刻却是精神不振的样子,几乎是垂着头一步步散步过来的,却在秦筝一靠近的那一刹那,腿蹄顿时轻便起来,双眼瞪得炯炯有神,牵马之人愣神之间,它已经急速奔向秦筝,靠近后轻轻一嗅,突然前蹄一扬,一声长鸣。

           韩执心下说不好,正要叫人来制服神跎,却见它像一只乖觉的兔子般柔顺起来,转瞬间已经趴卧在地上,随时等着秦筝骑乘的样子。

           韩执心下大惊,这么多年,他从未见过神跎的这个样子,却见秦筝已经泰然坐了上去,神跎立刻前蹄奋起,一副要带着主人驰骋飞扬的样子。

           两人来到阵前并骑而立,只见前方万马奔腾,尘土飞扬间,上万铁骑座下是清一色的彪悍黑马,万马劲蹄如骤雨袭来,中间几无空隙,密密匝匝犹如大雨倾盆之势。虽没有听到厮杀的声音,但秦筝可以清楚地见到兵器如林,寒光闪闪。要在这样的马阵中逆行而奔,无异于寻死。韩执侧过头,目光微有闪烁道:“姑娘不怕有去无回?”

           她深吸一口气,眼睛只看向前方,“既然这是你我结盟的唯一方法,那我只有遵从。”

           他道:“我已经吩咐下去,这场比试一定会公平公正,他们不会对我有意相让,也不会对你蓄意作难。”

           “韩王为人当然不屑于行弊。”

           两人都不再多言,大喝一声后,只见两匹马,一黑一白,飞扬而去。

           “韩王谋划甚密,只不过不必亲自出手。”马阵对面中一人对赵甲子说道。

           赵甲子心中也有隐忧,虽说韩执骑术在漠北堪称第一,逆驰也并非没有赌过,但此时此刻谁能有把握说他一定会安全归来呢?他想了想道:“不能让韩王白白犯险,我吩咐的弓箭手都准备好了吗?”

           “已经在这边待命,只要那个使者活着走出来,立刻万箭齐发。”

           赵甲子点了点头,“恩,虽然可能性很小,但还是要以防万一。”

           那人犹豫道:“事后韩王会不会怪罪?”

           赵甲子想起那幅画的题词,弦外有音的道:“洛王受禅故作三辞,咱们做下属的就是要揣摩上意,韩王迄今为止没有结盟之意,说明韩王雄图大志,做主子的不便名言,眼下咱们就为韩王杀使以立威。”

           两人再看时,韩执与秦筝都已经深入层层马阵,只见一片尘土飞扬,内里情形却已经看不真切。

           逆驰最险之处在于稍有不慎就会被撞落马下,踩成肉泥。冲出一条血路后又被下一波包抄,如此层层包围,难以突破。秦筝借助神跎的勇猛之势冲到一半,前阵见状疾速缩紧队列空隙,如一堵墙般蜂拥而上,将她团团围住,神跎猛地一抖头部,秦筝轻抚了一下,它立即收到命令,四蹄蹲下,积蓄力量,待那群兵士疾速靠拢而来时,猛地平空一跃,跳出一个包围圈,随即疾驰而奔,仅跑了几步,更多套着铁甲的战马涌上来,这次以方阵步步紧逼,眼看就要将她踏成肉泥,有那么一瞬间,秦筝觉得那些彪悍的黑马蹄子就在眼前,只要眨眼的功夫,就会被它们踏的灰飞烟灭,她守住最后一丝清明,深出手指向东北,神跎一声激昂嘶鸣,直挺挺冲着东北角冲去,以千鼎之力向前猛撞,一瞬间两边人仰马翻,一条血路让了出来。

           果然是阵法的出口,只见神驼去势如风,马蹄之下,数十具战马和兵士的尸体血肉模糊。

           一阵风雷中,只觉耳边铁蹄声如退潮般渐行渐远,神跎已经带着她冲到队尾,她抚摸着神跎已经被汗浸透的鬃毛,抬首间只见不远处韩执也已突出重围,他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驱马向这边走来,赵甲子已经汇合过来,在韩执身后用莫名的眼光看着自己。

           韩执不停地回想起刚才看到的一幕,从无数兵士战马的空隙中,他看见那个身影,犹如多年前那个人,一身银甲,凌云飞驰,向自己奔袭而来。

           实在是太像了!

           人马合一,恍若一体!

           蓦地,他感觉到寒光乍现,无数羽箭冲着秦筝攒射而去。风雷火光间他已明白过来,然而想下命令已经来不及,他心中猛地一痛,万分危急时刻,他即时腾空跃起,在空中盘旋发力,身子已如一枝箭般射了过去,稳稳落在秦筝前面,赵甲子眼见情势不对,也施展轻功跟了过来,落地后死死的挡在韩执前面,虽用兵器左挡右劈,仍在一个空隙间中了两箭,他吃痛下大喝一声,这时伏藏在暗处的人马上感觉到不对劲,立刻喝停了弓箭手,箭雨骤停,韩执马上看向秦筝,见她右臂中了一箭,已有鲜血涌了出来,他细细看了那血色,稍稍放下心来,一股怒气立时升起就要发作,回过头见赵甲子捂着胸口和大腿,好半天才冷冷道:“怎么样?”

           赵甲子忍痛道:“没伤到要害。”

           韩执眼里如九玄寒冰,“回去自己去领五十军棍。”

           赵甲子自小跟在韩执身边,情分与他人不同,此刻也不分辨,爽快道:“是!”

           秦筝捂着右臂,思忖片刻已经明白过来,道:“韩王……”

           韩执挥了挥手,“罚他不是为了你,是为了军纪。”

           秦筝莞尔一笑道:“韩王不想杀我了?”

           韩执假意一愣,“此话何意?”

           肩上阵阵扎痛,她却依旧语笑晏晏:“先前你决定杀我,因为你很清楚苏晋在天下人心中的地位,不想落个围攻孤公子的污名,所以想以此激怒苏晋,让他主动来攻,免你攻城损失。但是,你又不想被人说滥杀来使,所以才让我与你比赛逆驰,以合理的理由让我下地狱,我说的没错吧?”

           韩执看着她,生平第一次觉得语塞,顿了半响才道:“回去吧,让军医看看伤。”

           军营里没有女侍,秦筝被送进一个临时清空的营帐,不禁添了份冷情之感,众人不便跟进去,只在帐外等候。

           军医来时,见韩执竟在帐外踱步,忙要跪下行礼,韩执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赶紧进去吧。”

           军医背着药箱进去,只几句话的时间,就愁眉苦脸的出来了,韩执见状问道:“怎么?情况不好?”

           军医俯伏在地,为难道:“姑娘坚决不让老夫诊脉,伤势如何不得而知。”他抬眼看了看韩执的脸色,又看了看跟在身后的几名武将的脸色,心里七上八下,很明显,这群人里,有人希望秦筝死,有人不希望她死,其中的微妙之处并不是他一个医者愿意去深想的,于是,他还是直言道:“不过,从表象来看,并未伤在要害,想必没有性命之忧。”

           韩执皱着眉不知在想什么,微怔了半响才道:“既然如此,你将上好的伤药留下。”

           军医忙应了句是。

           他又问道:“赵将军伤势如何?”

           “回韩王,来这之前我已经为赵将军诊过脉,胸部和腿部中了两箭,赵将军身体底子好,箭拔出后并没有严重的出血情况,应无大碍。”

           韩执点了点头,又抬眼看了看眼前的营帐,外间天色暗了下来,透露着营帐内微弱的灯光,只见那个清瘦的影子投射在帐幕之上,她缓缓伸出手,慢慢握住了肩上的箭,韩执本以为会听到痛苦的叫声,却连一丝低喃也没有,只有帐幕上留下那清晰微颤的孤影。

           不自禁的,他眉心一皱。这种情况,他也不便进去探望,只得带着几位将军向自己的营帐走去。

           不到百步的距离,他想了许多。

           神跎见她时的兴奋状态,它是非常认主的,又灵性不凡,除非……

           印刻在脑中的那一幕此刻又清晰起来,她骑着神跎突破层层包围,它凌云而飞,而她骑术精湛,又在短暂的时间内能勘破阵法精妙之处。

           还有军医的那句“姑娘坚决不让老夫诊脉。”

           眼前的事实和心底那个呼之欲出的答案越来越贴近,这一切难道只是巧合吗?

           应该没错!

           试问天下有几个女中英豪?世上谁还能出其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