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970582436"><bdi id="FHLKXDV"></bdi></bd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章节内容开始-->    三日后,秦筝一人未带,独自出城赴约,韩执在中军大帐备宴等待,左右两侧分立文臣武将,文臣笑里藏刀,武将横目凶悍,都齐刷刷盯着秦筝端详,其中几个武将一见到她还忍不住露出讥诮之意。

           秦筝缓缓行至帅座前,行了礼道:“拜见韩王。”

           韩执并未说话,身侧的一位谋臣对着秦筝上下打量一番,不禁笑道:“南陵王不赴约也就罢了,如今境遇窘困,我们也知道,不过再怎么说也应该派个男人来,看着也像话。”

           在场其他人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秦筝微笑着道:“南陵王帐下人才济济,只不过其他大人都肩负重任,只有我这个小女子,平日里管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像奉见韩王这种事自然就落到我头上了。”

           那谋士见来势不善,向前逼了两步,冷笑道:“既然是南陵王特使,可有使节,可有拜帖?你是身无长事,我们韩王可是日理万机,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见得。”

           秦筝作了一个揖夸赞道:“大人当真是识理之人,既然讲到拜谒之礼。”她缓缓踱步,目光扫尽堂中众人,方道:“上邦天使不拜下国诸候,韩王为先璟文帝亲封定国侯,如今对天下言之,以匡扶璟国为己任,南陵王在城内,自然该韩王卸甲拜见,但南陵王体恤韩王一路辛苦,特让我出城相见,大人还要什么拜帖吗?”

           在场多数人都听懂了,这是在摆立场,既然韩王巧立名目,打着扶璟的名号起事,那苏晋这个正统就必须得认。从这点上,他们辩无可辩,于是另外一个武将向前几步,他腰间别着长刀,走起路来发出叮咣之声,面色带着几分不屑之意,拱手道:“我们韩王一向尊敬南陵王,我是个粗人,不像你们文人时刻揣着礼仪规矩,有什么说的不当的,还请来使勿怪。”

           他微微俯首后道:“如今璟国势微,皇族只剩下苏晋一个孤公子,他先失京城,后丢皇座,宗庙尽毁,江山易主,退居南陵小城。而后他接受南陵王封号,认了司马超这个国主,做了个靡靡度日的傀儡。如今不过得了这孤立无援的御州城,外无可用之兵,内无贤臣辅佐,欲谋大事难如登天,而韩王在这个时候愿意挺身而出,担天下为己任,敢问来使,这二者之间,谁尊谁卑?”

           秦筝微笑注视他,淡如烟尘的眉眼却露出寒刃般精光,那武将七尺雄身,竟在这种目光的注视下猛烈一颤,只听她一字一句道:“昔日越王卧薪尝胆十年方雪国耻,韩信遭胯下之辱而后统帅百万雄师,当年璟国覆灭之时,南陵王还未登基,只是不执政的太子,如何与对方雷霆之势相抗?何况璟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失者也可复得,得者未必久居,问鼎者万中出一,平扫群雄,此间化解外仇,排除贰心,皇权更固矣。将军,正统就是正统,如同天之日月,繁星怎可与之争辉?”

           武将退下,又有一人上前道:“日月亦有阴晴圆缺,雷霆势大,日月不出。天下当有能者居之,请问使者,这御州之主,是该朝不保夕的孤公子苏晋来做,还是实力雄厚的韩王来做?”

           秦筝走至他面前,如同闲庭信步般从容答道:“御州比之天下又如何?璟国历经百年,正统方可服众,这天下诸侯近百,唯有苏晋才有可能天下归心,一呼百应!”

           “来使言下之意,御州当归苏晋?真是天大的笑话!韩王历经半月出军十万,方平定九寨,如今你三言两语就想将御州收入囊中?”

           秦筝看着他,眼神似笑非笑,却说出与神情完全不符的话,她一字一句道:“三言两语?如果不是南陵王未雨绸缪,殚精竭虑,为韩王送上三样大礼,今日你们恐怕难到城下。”

           那人立刻不屑道:“礼在哪里?军功可不是凭一张嘴说出来的,要是你只在这里色厉内荏空口无凭,我们也不怕耗些精力为南陵王清理不才之下。”

           她昂首道:“一者为赵青山的性命,二者为御州城,三者,为韩王今后出将入相的坦途大道。”

           在场之人纷纷露出惊讶之色,韩执依旧微笑着一语不发,那谋士率先反应过来,问道:“赵青山? 你说是你杀的就是你杀的,这个功劳是那么容易捡的?”

           一片唏嘘之声中,秦筝不急不缓,道:“赵青山死的神秘,我相信你们肯定详加探查过,应该知道我所言非虚。”

           “那又怎样?他只是一个无关大局的人。”

           “敢问阁下,赵青山之死,对贵军而言最根本的利益是什么?”

           那人机智答道:“赵青山本是个无名鼠辈,除了会摆几个阵法,也没有什么大能耐,先前在边境与我们对峙那么些时日,连动都不敢动,他就算是现在活着,我们韩王也不会放在眼中。”

           秦筝不禁一笑道:“既然大人不说,那么我替你说,越过北境,直取九寨,虎视京城,这都是赵青山之死为你们带来的直接利益,不是吗?”

           他待要再说,韩执忽然轻轻伸出手,那人立刻恭敬低首,韩执笑道:“好了,你们一群粗汉攻歼一个女子,成什么样子?”他随和笑道:“姑娘言下之意,御州城,南陵王还是有相让之意了?”

           “不错,以御州为礼,南陵王愿与韩王乱世结盟,共襄大业!”

           韩执不禁大笑道:“姑娘真是好口才,这就是你说的出将入相的坦途大道?”他微微皱眉,“不过苏晋怎知我只意在将相之位?”

           他将野心直白道出,秦筝不禁露出颇为赞赏的目光:“殷鉴不远,历历在目,如果韩王不想步刘璟忠的后尘,只有与南陵王联合,南陵王有正统之名,得士子之心,只有跟他打天下,才能顺民心得民意,如果你像司马超一样自立,就算夺取天下也难以坐稳朝堂。如今烽烟不断,诸侯皆有争霸之心,司马超四方难顾,每日如坐针毡,难道还不够以此为诫?”

           韩执站起身来,行至秦筝面前,盯着她道:“姑娘之才,今日让我大开眼界!结盟之事,牵连甚广,容我考虑一二。”

           秦筝了然道:“好,我会转告南陵王。”正转身之际,只听韩执低沉声音响起:“既为使者,当为两方桥梁,不如暂留我营,大家也可随时商谈。”

           秦筝脚步一滞,却并未有一语推辞,回过头道:“如此,打扰韩王了。”

           看着她的背影出了大帐,韩执当着众人不禁大发感慨道:“苏晋的势力衰败到如此地步,身边还能聚集这等人才,不得不让人佩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