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970582436"><bdi id="FHLKXDV"></bdi></bd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生死仇恨
          李凡与俩女修炼龙争虎斗后,神识放松一直睡到中午方才醒来。三人穿上便装一起吃顿风味小吃,也解了疲劳。二女融入了人气血脉,冷肃的性情变得活泼起来。看什么都觉得有兴趣,一路溜达看什么‘八仙过海’的塑像和‘云山雾海’,无意中来到水果市场。小摊两侧挂满香蕉,榴莲,芒果,提子什么的热带水果。三人是走一路,买一路,吃一路,嘻嘻!呵呵!好不惬意。

           在很不起眼的一个角落里,摊子上放着十几串青芭蕉,无人问津。一位黑瘦的中年人愁眉苦脸地守在摊子旁,抽着卷烟叶。三人刚开始没太注意青芭蕉,又小又青。李凡忽然感到一股灵气涌出,大感奇怪。神识扫过此物,竟然是天庭圣物‘回命蕉’散落在人间的变种。那也是炼制‘定颜仙丹’的极品材料。李凡大喜走了上去,打了声招呼。

           这时一个秀气的小姑娘拎着饭盒来到摊子前,喊声阿爸吃饭吧!“哎!闺女你吃了吗?是爸对不起你,爸该死!”

           李凡和俩女围了过来问怎么回事?中年汉子垂头丧气地说:“赌博输了家里田产,借了高利贷翻本。又输个精光,还不上高利贷,叫打手把腿给打断,又要把女儿押过去当使唤丫头顶债。”

           李凡问:“欠了多少钱呐?”

           “共欠一万多美元。”汉子说。

           “好吧,你也别难受啦,闺女也不用押给人家了。你这些青芭蕉我全要,以后可别再去了赌城了,戒赌吧!好好跟你闺女过日子。另外你这芭蕉从哪得到的?”

           “我家田产没了,是我从一个很荒僻的山沟里摘的,芭蕉还是青的得捂捂才能吃,所以没人买。”

           “好,给你三万美元,这些芭蕉我全包了,以后等成熟点再摘,我还要,一年来一次,不可让别人知道。”

           “咦,哈!马三,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架梁子,管‘诺坎’老爷的家事?”话音没落,从坡下走来一个袒胸的胖汉子,后面还跟着三个打手摸样的随从。

           “昆崽,你别欺人太甚,欠债还钱,为什么非要我闺女?”

           “马三,你别做清秋梦了,还钱晚了,老爷还就看上你们华人女孩,细皮细肉的。说好听的是使唤丫头,说不好听的,就是给他儿子当奴俾侍候着。”

           “坤崽,我靠你老母的,我豁着这条贱命不要,跟你们拼啦,想要我闺女没门!”

           李凡按着马三,让他先别动。走上前冰冷的道:“你说,你家那狗老爷,专寻华人女孩抵押,为什么?”

           “为什么,你们华人垄断商场,把‘诺坎’家族搞破产啦,就要报复这帮穷黄皮猴子,让他们的子女当奴隶丫鬟服侍着,真舒服啊!”

           “呸,就凭你这几句话,已经该死几个来回的,胡梦,大蝶掌嘴,把牙全打掉,断两根胳膊。”

           俩女早就气的按耐不住,上去二话不说,‘噼里啪啦’四人被扇了无数个嘴巴,满口牙都被打掉,两个胳膊也被打断,像个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李凡看这帮恶徒,如此仇恨华人,早已义愤填膺。“滚吧,告诉‘诺坎’把脖子洗净等着挨刀吧!”四个狗腿子如丧家之犬,嚎叫着跑下山去。

           李凡收了回命蕉,把三万美元交给马三。同时拿出一粒‘百解丹’,让他服下。又问‘诺坎’的庄园在什么地方。马三详细地告诉了庄园地点,又道:“那庄园原来是老华人的祖业,我也是那里的工人。一家人非常善良,无论对华人和土著人,都平等待之,照顾有加。没想到诺坎勾结黑帮,一夜之间全家被灭口,了无踪迹。诺坎的妹夫在当地警察署当署长,说什么全家走私,携款潜逃了。这件凶案就不了了之,当地华人也是敢怒不敢言,这座橡胶庄园就变成‘诺坎’家的了。”

           李凡三人听得大怒,这帮警匪勾结,残害华人,霸占家产,是可忍孰不可忍。道:“你带着闺女先躲到外地去,避过这风头再回来,我晚上就灭了这群狗杂种的。”

           马三拉着闺女,忽地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道:“我先替老主人谢谢三位大恩大德,可告慰老主人全家在天之灵啦!”站了起啦,忽然感觉自己腿已完好如初,更是千恩万谢,不可言表。

           再说昆崽和三个随从,跌跌撞撞地跑回庄园。见到‘诺坎’指着嘴,直呜呜着哽咽。见众人不懂意思,就蘸血写下‘死’字,随后和三个随从倒地身亡。李凡能让四人活着吗?见过自己和两女的面孔,留着以后是祸害,就在放他们回去时候,用暗气点了几人的死穴,几个时辰必死无疑。

           诺坎看到死在自己面前的四人,勃然大怒。什么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忙叫来管家商量怎么办。管家分析说:“四人出去收高利贷和

           (本章未完,请翻页)抓押顶债女孩,肯定碰到管闲事的,山上赌场华人众多,爱打抱不平的也大有人在。最好之计,一是派人暗中查访。二是联系交易白面的‘暗花’,让他们派高手在庄园里埋伏,要是来庄园就一网打尽,消除后患

           。”

           诺坎道:“好就这么办,厅里设宴,款待暗花的‘横路小郎’组长,再把新训练的华人女奴叫来,好好服侍,表现不好晚上大刑伺候。”

           晚十点,李凡三人特地到各赌厅转了转,各式玩法都小玩了几把,有意的叫人看到三人露面。呆到晚十点半左右,赢了十几万美元,一起回房叫服务生开了房门,里面锁死。马上让胡梦给俩人化妆。李凡化成黑大汉,胡梦和大蝶化成中年妇女。因有‘寒蟒内衣’可随色彩变幻,就免了夜行衣。

           打开房间窗户,李凡夹起二人,运起‘瞬移术’,隐身直奔庄园而去。漆黑的夜晚对面不见五指,而庄园别墅里灯火通明。后院的房间里不时传来几声女人的惨叫,让人听的毛骨悚然。

           三人来到庄园外,神识扫过,发现真有暗桩埋伏,门两侧各四个人,隐藏在黑暗中,混为一体,具有高手的气息。李凡暗示胡梦和大蝶,各解决四个。胡梦抽出‘鸳鸯刀’,黑影一闪就飘了出去。大蝶摸出‘天晶匕’。无色透明,薄如蝉翼又削铁如泥,是精灵一宝,和小蝶各持雌雄。也是一缕轻烟,不见踪影。门内有十几个家丁,牵着几条大狼狗,虎视眈眈盯着门口。李凡轻轻飘过墙头,在空中就撒出‘芙蓉绝命针’。眨眼间连人带狗,倒地而亡。

           这时胡梦和大蝶也完成绝杀,一起来到屋前。透过门窗看向里面,只见两个岛国人躺在睡椅上,地上跪着的是俩清秀的少女,为其按摩着双腿,俩人不时得意的哈哈怪笑。对面肥胖的‘诺坎’前面跪着一个女孩,为其锤着腿,后面一个用粉拳敲着肩。‘诺坎’嘴里叼着雪茄,掐着前面女孩的脸蛋,说:“只要’暗花‘为我报了仇,烟膏可多供应二成,这些华人女奴随便挑。”

           横路小郎,轻蔑地道:“只要有我们‘暗花’出手,叫管闲事的死无葬身之地。”

           刚说完,一声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是谁死无葬身之地!”大门‘哐嘡’一声被踹开,两具身影飘了进来,冷冰冰的刀刃架在脖子上,两人连‘哼’声都都没发出,两颗脑袋就滚了下来。

           女孩惊吓的尖叫声还没停,又听连续地‘噗通’声,从屋里四个墙角上,摔下四个黑衣人,都被李凡飞针所杀。

           这时的诺坎吓得尿了裤子,急声道:“好汉饶命,误会误会,只要不杀我,在里的财产都给你们。”

           李凡恨声道:“误会,这里的老华侨一家,是不是被你谋害了,人埋在那了,说!”手一挥,砍掉诺坎的一只胳膊。

           “别杀我,我说,老华侨一家人是我和我妹夫和伙杀的,就埋在后院的枯井里。屋里有地下室,里面的钱都给你,饶我一条命吧!”

           ‘唰’又一条胳膊又掉了下来,“说!为什么糟蹋华人女孩,害死过几个女孩了?”

           “没有啊,我只是报复华人,让她们当奴仆使唤没杀人。”

           一个女孩突然说:“他说谎,他把女孩玩弄够了,就让他那变态的儿子,慢慢吸血食肉,已经有三个女孩被他的狗儿子吃了。”

           “什么变态儿子,吃人!连畜生都不如。”李凡恨恨地道。

           旁边一个女孩哭着说:“他那儿子那是人呐,是他老婆跟畜生造出来的杂种,好汉您要不来,我们迟早也会被吃掉。”

           “啊,气死我了!”胡梦上前一刀就把诺坎的一条腿砍下来。正想结果他的性命,李凡阻挡了下来。说让他写以一百万美元,将庄园转卖给李梦,签字画押。

           看着两个胆大的俩女孩道:“你俩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红,她叫小玉。”

           “小红你领着大蝶找到他老婆,杀了!小玉你领着我找他儿子,帮你们报仇雪恨。”

           小红领着大蝶直接上到三楼,来到最里边的一间豪华房间,一脚踹开房门。就听里间有喘息的声音,又踢开门,就看见床上躺着一个胖婆娘,搂着一条大狼狗在睡觉。

           大蝶一挥手,天晶匕就飞了出去,一个狗头和人头鲜血混杂着‘骨碌’着滚在地上。大蝶‘呸’了一口吐沫,捂着鼻子,把桌上和柜里的金银钱物,装在一个口袋里。又随手拽过一件干净的睡衣,递给小红披上。在小红的带领和指认下,直接找出伤天害理的管家和恶奴等一帮坏蛋,毫不手软一起除了,在地下室门口杀了两个正要掏枪的打手。

           俩人打开了管押女奴的房间,一股发霉的气味充斥着满房间,看见所有女孩都被囚在里面。有得被捆住双手吊

           (本章未完,请翻页)在木柱上,有得被铁环穿锁在栏杆上,有得被绑在木凳上,双脚挂着石头,惨不忍睹。这五花八门的迫害,无一不是残害华人女孩的极端虐刑。女孩们被折磨的神情呆滞,麻木不仁。直到被大蝶解救后带到大厅,披上外衣,才缓过点神来,望着众人‘呜呜’的哭个不停。

           小玉带着李凡穿过别墅后门,来到一座平房。门口站着俩个大汉,挎着短枪。看见小玉和李凡进来,刚想张开询问,眉心中针倒地身亡。

           进到走廊闻到一股腥臭的味道,踢开里屋门,就看两个少女,一个被绑住双手,吊在屋顶,被皮带抽的浑身是伤。一个倒吊在屋梁上,也被抽的满腿血迹。一个满身是毛的黑胖子,呲着獠牙伸着舌头,舔着女孩大腿渗出的血水,吱吱有味,俩女孩惨叫着扭动挣扎。

           李凡见状怒不可遏,一脚把黑胖子踹出窗外。胖子打了一个滚,‘汪’的一声变成狗的摸样,‘嗷’地一下扑了上来。李凡又是一脚给踢出去一丈多远,将胖狗踢的又是连滚、滚、滚到院旁边,‘嗖’地一下蹿到树林里,撒丫子就跑。

           李凡一个呼哨,把空间灵豹唤了出来,用手一指,灵豹‘吼’的一声扑了上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追上这条变种狗,咬着脖子按在地上。一爪掏出狗心,张开大口就吞了下去。

           李凡带着灵豹回到大厅,见到胡梦和大蝶。胡梦已经把‘诺坎’给活劈了,并拿到卖房契约。大蝶也把院子里都搜查遍了,没有漏网之鱼。几个人把院里院外死的人全部集中一堆,李凡祭出‘灵火球’烧的一干二净,毫无痕迹。

           李凡把众女孩集中在一起,告诉她们不要害怕。他们是为老华侨一家报仇雪恨来的,有家人的可以回去,一人发一万元路费,但要守口如瓶。不愿走的先留下,看守庄园。并告诉要回家的女孩,要广泛传播说:“诺坎和警察署长与黑帮做毒品生意,翻了脸怕黑吃黑,全家携款躲到外国去了,就说是管家透露的”。

           结果大部分女孩选择了回家,李凡趁着天黑送走了十几个女孩,看了看只剩下四个女孩,无家可归,愿意留下看守庄园。李凡问道:“你们的家人怎么了,不要你们了吗?”

           四个女孩都呜呜地哭了起来,伤心地哭了半天,小玉才哽咽地说:“我和小红是华夏京山群岛的人,被蛇头所骗,全家偷渡到这里,快接进岸边时,船触暗礁翻了。为了救我和小红,我俩父母把仅有的橡皮圈给了我俩后沉入海底。我俩好不容易飘上岸,被人贩子抓住卖到这个庄园,受尽折磨,她俩一个叫小见,一个叫小平。都是老爹赌博借高利贷,到期还不上把她俩抵押给诺坎,最后父母还是被逼死在街头,没人敢管。她俩也是孤儿,无家可归。”

           李凡继续问:“这个庄园有多大,都种植什么作物,还有什么人?”

           小玉说:“由于我们四个来的比较早,年龄到十七八岁了,没什么折磨头了,就把心思放在新抵押过来的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身上,想尽花招折磨。都弄死好几个了,仍在后山洞里。这个庄园从这里一直到山脚,像个圆圈有十公里长宽。大部分是橡胶树,靠山那边一条山沟里,种得全是罂粟,产量不小,秘密种的,有几个打手整日穷凶极恶地看守着。有二十多个劳工住在棚户里,忙时革罂粟,闲时革橡胶。四周有铁丝网围着,不让过这边来”。

           李凡听得不住点头,小玉言简意明,说的清楚,是个管事的人。把这个庄园拿下,将来把回命蕉接引到这里种植,再把空间适应的水果,蔬菜,名贵药材种植在这里,太好不过。

           想道这里计上心头道:“你们四个女孩,我都留下啦,都是华人有血脉亲情,今后我们把你们当亲人对待。小玉你就是管事,这院子的事就先归你管。‘诺坎’家里的物件先保持原样,摆出个仓惶出逃的样子。不管谁来问就说,园子已经卖给印尼椰子岛伯爵公主了,让你们等着移交呐。其他你们什么都不知道,记住啦。这个灵豹留着在里,保护你们,我在暗处帮你们,别怕!”

           这时四个女孩早已感动的痛哭流涕,本来想这辈子就算完了,没想到雨过天晴遇到亲人,觉得就是掏心窝子都行啊,还有什么不愿意。这些中国来的好人,帮自己报仇雪恨了,老天有眼呐。

           李凡一不做二不休,趁夜晚顺手把‘诺坎’妹夫一家,也给消灭的了无踪影。并收缴了家里所藏财物,也一并搜缴了警署全部武器弹药。诺坎家地下保险库的烟膏一百公斤,一千多万美元,加上他妹夫家的五百万美元和金银首饰,全归于囊中。

           看四个女孩什么也没有,就让她们分了几件衣服,几件首饰。一人给了一万美元,到商场买些自己喜欢的东西。马上把屋里收拾的跟以前一样,让几女在大厅里休息。李凡带着胡梦和大蝶,悄悄地摸到看管罂粟的打手住处,一个不留全部灭口烧掉后原路返回宾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