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970582436"><bdi id="FHLKXDV"></bdi></bd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穿越北宋
          李凡查过资料:历史上人民生活最富裕的朝代是宋朝时期,北宋人均gdp3200美元,一个普通老百姓,上街买东西,逛累了饿了就随便找个饭馆吃点饭,吃什么饭菜,张口就喊道:店小二,来三斤上好的牛肉,炖只活鸡要浓汤的,来壶好酒。就好比现在老百姓,到快餐店要碗面条,来盘饺子之类的简单。

           开封府人口上百万,街市纵横而宽阔。而那时期,欧洲最大的城市——伦敦,只有四、五万人。人口数量差距如此之大。而且汴京店家,娱乐坊,酒肆通常二十四小时都营业,市民夜生活普遍。广告灯箱比比皆是,生产和商业极其发达。

           李凡想,在那寻找种子和食品要方便的多,马上凝聚意念‘穿越到北宋(汴京)繁华时期’,只觉得身影一闪,来到一处繁华的城外,凝神瞧果然来到古代。看到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的如此大都市,也把李凡看得大吃一惊。

           北宋都城汴京在当时都已经是人口超百万的大型城市,另外乡村小镇也逐渐发展起来。在这些城镇里,商业繁荣,市肆极为发达。东京汴梁城‘东华门’外,市井最盛,凡饮食、时新花果、鱼虾鳖蟹、鹑兔脯腊、金玉珍玩、衣着,无非天下之奇。其岁时果瓜、蔬菜新上市,商贩纷争以贵价取之,真是一幅繁荣景象。

           当时正值清明时节,更是热闹非凡。每天有成千上万头猪被赶入城市中肉市待宰,每日消耗的鱼达数千担。这时的夜市也更加兴盛,往往直到三更方散,市场交易,动辄千万。

           还有作为说书游艺场所的“瓦肆大者可容纳数千人,城中店铺达6400多家。汴京中心街道称作御街,宽两百步,路两边是御廊。北宋著名画家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流传至今。为汴京市肆的繁荣情况提供了有力而形象的证据。

           李凡眼花缭乱走马观花,信步走到东华门外。看见御廊里坐个老者,正在歇息。就上前拱手问了一句:“老人家好!”

           老人好奇地看了看李凡的穿衣打扮。用乡言道:“你不是本地人?”

           李凡道:“我是远道渤海国人,不知那处方便兑换银钱。”

           “哦,是这事情,你跟我来,前面张员外开的金铺可兑换银两。”老丈又说:“他家是个大买卖,童叟无欺,交易公正。”

           到了金铺见到掌柜的,李凡拿出一件金项链带个宝石挂坠交给掌柜手里。掌柜的用放大镜仔细检验了半天,面露喜色,说:“是好做工,十足赤金,祖母绿的挂坠,不错、不知客官是兑金,兑银还是贯钱。”

           李凡道:“还是兑银子吧,也好使用。”

           掌柜的说:“好、一百两纹银不二价。”李凡痛快地道:“好,成交!”

           掌柜的交割了银子后道:“如还有好东西尽可到我这来兑换,隔壁王大人家的二小姐,正要寻个好做工的项链,这个项链保管她满意,还得谢谢客官呐!典兑的好货!客官办事好爽快。”

           收好银两后,李凡对老者拱手道:“想请老人家到酒家喝两杯,一是感谢二还有事请教。”

           老者看见李凡真诚的样子,也就没再推脱。俩人找到干净酒家,点了些特色名菜;五香兔肉、五香羊蹄,花生糕,黄焖鱼,锅贴豆腐等,又要了一壶好粮食酒,边喝边聊了起来。

           喝起酒话就多了起来,也就亲近了不少。老者知道叫李凡也就称呼李客官。李凡知道老者姓赵,是开商铺的老掌柜的。而且经营的东西很杂。李凡干脆把要买的种子,米面,蔬菜,水果,鱼虾蟹鳖,果树苗等,都交给

           (本章未完,请翻页)老掌柜的按数量采办,今天天黑前务必购完。李凡先交了五十两银子当定金,其他就不管了。

           俩人分开后,李凡边走边逛,随手也买了不少好吃的。如;小笼灌汤包,桶子鸡,三鲜莲花酥,五香兔肉,开封溜鱼焙面,双麻火烧沙家酱牛肉。花生糕炸鹌鹑等买了多份,包得严实了都收进了空间,反正都是恒温,熟食也坏不了。又到大相国寺烧了香火,买了三串檀香木手珠链到观音禅院开了光,又度了点灵气,准备拿回去给三女孩戴上,保个平安。

           走着,逛着一抬眼,来到了皇家宫廷所在地,这片巍峨耸立的宫殿,占地极广。御林军把守深严,只可远观不可近临。其宫城正门为宣德门,门内为主殿大庆殿,供朝会大典使用。

           其后稍偏西为紫宸殿,是日朝。大庆殿之西有文德殿,称“正衙”。其后有垂拱殿,是常朝。三朝不在一条轴线上。宫城正门宣德楼,下部砖石甃砌,开有五门,金钉朱漆,雕刻龙凤飞云,上列门楼,左右有朵楼和阙,都覆以琉璃瓦,可见北宋宫殿布局虽小,但绚丽华美超过唐代。

           为了弥补宫前场面局促的缺陷,宣德楼前向南开辟宽阔的大街,街两侧设御廊,街中以杈子(栅栏)和水渠将路面隔成三股道,中间为皇帝御道,两侧可通行人。渠旁植花木,形成宏丽的宫城前导部分。李凡暗叹着皇宫的豪华,又走回街市。

           走着,看着,买着,总觉得还漏掉什么东西没买?是什么呐?啊,是白酒,北方人就愿意喝酒。景阳岗前的小酒馆的酒,世人皆知,这酒好!看时间还早,就一个穿越意念到了景阳岗下酒馆外。

           这时就听里面有个大汉在喊:“主人家,快拿酒来喝。”只见店主人把三只碗,一双箸,一碟热菜,放在武松面前,满满筛一碗酒来。武松拿起碗一饮而尽,叫道“这酒好生有气力!主人家,上些下酒菜”

           酒家道:“只有熟牛肉。”武松道:“好的切二三斤来吃酒。”

           恰好吃了三碗酒,再也不来筛。武松敲着桌子,叫道:“主人家,怎的不来筛酒?”

           李凡这时走了进来,知道这是武松,就一抱拳说:“店家这酒还有多少,我请这位壮士吃个痛快。”

           酒家道:“俺家的酒虽是村酒,却是宫廷秘方酿的,比老酒的滋味还浓,但凡我这酒,叫做‘透瓶香’,又唤作‘出门倒’,初入口时,醇浓好吃,少刻时便醉倒。”

           武松道:“休要胡说!没地不还你钱!再筛三碗来我吃!”

           李凡这时掏出一锭十两大银,扔在桌上。道:“再上五斤熟牛肉,一坛好酒来喝。”

           店家叹了口气,又取出一大坛好酒,新切了五斤酱牛肉,放置在桌上。武松说了一声“好”!俩人又各干了三碗。满口醇浓好香,真是难得。

           两人兄弟长兄弟短的一碗又一碗,喝得这痛快。武松道:“前几日从少林寺回家,途中染上伤寒,忽冷忽热,走不动了,幸好遇见柴大官人,到庄里歇息几日。后来就慢待于我,连酒都不与我吃,这不!嘴里都淡出鸟来了,好不痛快。这不,离开那厮家,才来到这里,本想喝个痛快,店家又不给吃,多谢兄弟啊!来,我敬你一碗!”

           李凡也道:“兄弟,酒逢知己千杯少,我是北方人也好这一口,来咱们吃个痛快!”武松一气喝了十八碗,李凡也喝了十五碗,俩人都猩猩相惜各报了姓名,遂互相拱手道别,后会有期。

           这时店主忙走过来,认真地说:“这位壮士,景阳冈近日出了个大虫,已经

           (本章未完,请翻页)伤害不少人啦,官府都下了告示,要结队过岗方好!”

           武松绰了哨棒,立起身来,走出门前来,笑道:“什么鸟大虫,莫不是小儿编出的谎话唬人不可,休得唬俺!这‘三碗不过冈’真是好酒!”手提哨棒上山去了。

           李凡深知武松打虎之事,也就不好说破,遂一拱手随他去吧。之后李凡问清库房里还有三缸半酒,好说歹说,交钱买了三缸,每缸一百斤,看没人注意就收入空间。又将店里的酱牛肉买了二十斤,一并收到空间,又穿回到汴京。

           李凡心想现在社会的水全是自来水,管道生锈,水也跟着受到污染,一股消毒剂的味道,真是不好喝也没办法。那空间灵泉之水确可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何不存储些,就当做汽水喝,也强之百倍呀!于是尽量买一些大缸大罐和瓷瓶瓷碗,直接到了空间灵河边上,尽其所能灌满了几大缸。

           这时突发奇想,要把长青草放点在和灵泉水里,肯定会起到强身健体和祛病养生的作用。水是稀释的灵泉,酒是皇宫御酒的秘方酿制,长青草是活死人,肉白骨的仙草。配置在一起,那定能产生奇效,毫不犹豫地拿出一颗长青草,截成几小段,一缸一段和一滴灵泉原液。马上就惊奇的看到水映淡绿,淡香溢出。酒味纯浓十里飘香。酒和水发生了质的变化,长青草的神奇作用被充分发挥了出来,竟然成就了灵泉水和仙酒的诞生。

           忙乎了一阵子,高兴地忘乎所以。这时风一吹,酒劲就涌上来了,一气喝了十五碗烈酒,什么人也受不了。喝多了酒的人知道,事后酒味儿一勾,酒精上脑胃里就得翻江倒海。李凡这时忽然闻到酒香,就感觉脑袋一阵眩晕。刚喝完的酒,就从肚子里往嗓子眼里涌,这才感到酒劲够厉害,多亏有内功底子能压住。只觉得口干舌燥,顺手舀出一碗泡过长青草的灵泉水,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胃里顿时感到一阵清凉,五腹六藏无比舒坦,不一会就解了头晕恶心的症状,酒气全无。自己哈哈一笑,这水还真是解酒的好东西啊!

           此时日已偏西,李凡赶紧回到店铺门前。老掌柜笑着迎了出来,说:“按客官要的细目,货物已经准备齐全,并已妥当装置好,你来过过目。”李凡逐一验罢,道:“很好,真是时令新鲜的好货物,以后需要什么货物,还得委托你老采办啊!”

           老掌柜的呵呵一笑,道:“好说,好说,以后常来常往的就住在这里方便。”俩人算过差额去了零头,交易完满。

           李凡道:“麻烦老掌柜把货运到前面河边就好,晚上有人装船。”

           当晚上把所有物品全收到空间后,感到一阵轻松。心想:“交易这事往小说,就是做买卖,往大了说是物质交流,有新意满刺激的,尝尝星际大买办的滋味,也挺适合自己意愿的。”他不知道这得多大的缘业才轮到自己头上,多少神佛弟子,拼了老命也挣不来的好事业。

           第一个事办完,那学武、学医找谁为好呢?自己掌握的‘伏魔八式’那是神功,没有‘罗汉’们‘醍醐灌顶’的给力,凡人是无法演练的。还应该学到些古武的传统功法,教授与身边的兄弟姐妹,好健身自保!

           近代名气最大的,应该推崇的是武当派张三丰。痴迷武功弄得三疯三傻,却悟出阴阳相济的内家功法,创出太极拳和武当松溪派。医人无数却神龙见首不见尾。明太宗朱棣,久访不遇。明英宗天顺三年封赠张三丰为“通微显化真人”。

           “对,就上武当山,寻张三丰真人受教。”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