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970582436"><bdi id="FHLKXDV"></bdi></bd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武当寻师
          李凡落在了武当山张三丰闭关静修的小院,入眼修篁森森,绿荫遍地,除了偶闻鸟语之外,竟是半点声息也没有。

           “哪一位少年侠士光临寒居,老道未克远迎,还请海涵!”

           ‘呀’的一声,竹门推开,一位慈面健硕的老人缓步而出,听到张三丰竟知来访的是少年,李凡大感诧异。

           须眉俱白的张三丰缓缓来到跟前,说道:“少林派金刚般若掌的威力果是非同小可,看来吾非得静养三月不可,否则伤势难愈。”

           他面容颇倦怠地看了李凡一眼,‘咦’了一声道:“小施主如此年轻竞达到了‘灵力初阶’,身上还具有‘罗汉伏魔八式’的痕迹,你到底是什么人?是武当之友还是为敌?。”

           “啊,我乃远方渤海国人氏,不是敌人没有恶意。此次前来是专门向大师学武功和武医的。”

           “噢,是这样,我看少侠眉目俊朗,眼光纯净,一看就是名门正派出来的,很像我那‘无忌’徒呐。”张三丰说着,就盘膝坐了下来。又道:“很不巧我刚受了暗伤,无法切磋功法,哎,内忧外患呐。”

           李凡赶紧谦恭地道:“大师修要误会,我是真诚来请教武功的,绝不是比试。大师受了内伤且无妨,我有一良方,你先试试这个。”

           李凡说着从兜里掏出装着酒的小瓶,递给了张三丰。张三丰拔下木塞,闻了一下浓香扑鼻,一下就勾出酒虫来。也不再顾忌,张口‘咕咚’一声就喝进半瓶。立时感到热气回肠,浑身真气鼓动,受伤经脉快速在修复,久违的灵力蠢蠢欲动。

           于是缓缓站起身来,双手下垂,成阳掌,说道:“这是太极拳的起手式,你要看清楚。”跟着一招一式的演了下去,口中叫出招式的名称:揽雀尾、单鞭、提手上势、白鹤亮翅、搂膝勾步、手挥琵琶、进步搬拦锤、如封似闭、十字手、抱虎归山……李凡仔细地印在脑子里,并揣摩着。越看越是入神,但见张三丰双手圆转,每一招都含着太极式的阴阳变化,精微奥妙,实是开辟了武学中从所未有的新天地。约莫一顿饭时分,张三丰使到上步高探马,上步揽雀尾,单鞭而合太极,神定气闲的站在当地,精神反见健旺。

           他双手抱了个太极式的圆圈,哈哈大笑说道:“我闭关这么久,都突破不了瓶颈。没想到喝了这酒,内伤也好了,还进到了灵力中阶,又长寿一甲子。神药灵酒千金难求,小友慷慨赠送,叫老夫如何回报。”

           李凡回笑道;“天下奇珍,为有德者据之。老前辈不可言谢”。

           “好好、’那我就倾囊相授。这套拳术的诀窍是虚灵顶劲、涵胸拔背、松腰垂臀、沉肩坠肘十六个字,纯以意行,最忌用力。形神合一,是这路拳法的要旨。”

           当下细细的解释了一遍道:“你那伏魔八式,各自成型但不连贯。如揉进太极就会无使断绝,当得机得势,令对手其根自断。一招一式,务须节节贯串,如长江大河,滔滔不绝。”

           如此练了两个时辰,李凡已颇得太极三昧,只是他原来功力太强横,拳招中棱角分明,未能体会太极拳那“圆转不断”之意,听了张三丰这几句话,登时便有领悟。心中虚着那太极图圆转不断、阴阳变化之意“双风贯耳”,连消带打,双手成圆形击出,这一下变招,果然体会了太师所教“圆转不断”四字的精义,随即左圈右圈,一个圆圈跟着一个圆圈,大圈圈、平圈、立圈、正圈、斜圈,一个个太极圆圈发出,借力打力功力大增。

           这时就看一个小道童,慌张地跑过来,说;“太师祖,俞三侠手脚疼得受不了,大喊着要自戕”。张三丰道:“再忍一下我马上过去”。

           张三丰对着李凡道:“我这三徒儿,也被少林大力金刚掌把两双手脚,扭断了筋骨,又被元朝郡主送来假的,弄得伤上加伤疼痛难忍,要不,也不能这样闹。”

           李凡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仙师有没有治筋骨损伤的药,”“药是有,一般的武伤,筋没断骨没碎,也能治愈但养的时间较长。”张三丰又道:“看来这次得通过金针度穴,用内力疏通这唯一的办法啦”。李凡这时突然想到的神奇,就在空间里装了一瓶,与一小瓶酒同时拿了出来。道:“仙师且用个试试看,把药用这酒调成糊,涂在伤处。这水分两次服用。”

           张三丰想到了这酒的神奇,心头一喜。道:“少侠稍歇息片刻,吾去去就来。”一个时辰刚过,就听张三丰哈哈大笑进到院来,道:“真是神酒仙水呀,我徒儿不仅伤口大愈,功力也见长啊,都要感谢少侠。来、来、我叫你一声小兄弟,咱们喝个痛快,我叫小童备酒备菜,哈、哈!”

           仙师叫我李凡就是了,你看这些;李凡随手从空间里拿出些肉菜,小吃和一坛酒。顿时菜香,酒香飘出很远。看到这一切,张三丰惊奇的道:真是奇人呐,你竟得到‘玄天空戒’。“哦,仙师也知道玄天事、、”

           “是啊,那可是天大的秘密,知道的人都守口如瓶,只有秘境中人才能知道的。”

           张三丰喝了一口酒又道:“我看你也是玄天中奇人,也就不瞒你了。我当年功力达到巅峰,无法再进,就到天下遨游寻仙访道。边行侠救医。治病就是疏通经络达到阴阳平衡,经络一通,百病全消。行医者要有内功就容易了,一指搭在腕间,内力下探,哪不通,就用神识看清楚就知道病情。没有内力或内力差的就开创出金针度穴,药石,推拿等助力方法医病,也有奇效。药物本身也是天地生成,五行相克,暗合阴阳,所以郎中掌握也容易些。嗯、这菜好吃、、哇,再干一个、、”

           李凡一下就茅塞顿开,有药则对症,奇药可起死回生,去腐生肌。武医主要就是靠内力,通经络,平阴阳,生筋骨。神识能起到精神力量,现在感觉能延伸二十多米远近。

           “来、仙师,晚辈再敬你一碗,”

           “好、小兄弟来,啊、、刚说道寻仙访道:“有一次我走到顶峰,脚下云雾缭绕,无路可行之际。却看前面金光一闪,从里面走出一人来。高束发髻,道貌岸然、凛然出声:“来人可是张三丰”。我惊讶道:“是我\啦下来几十人,朝着这院落就围了过来。“大哥、灵狐嗅到的就是这院。”

           “好、看这几个小娘们还能跑到哪里,把救她们的人乱棍打残后,交二当家的报仇。”

           “好、弟兄们上!”

           ‘砰’的一声,院门被七、八个手持棍棒的大汉撞开,墙头也涌上来一排人头。院门口的人刚要喊‘打呀’,就听到“啊,呀”乱叫声起,就见李凡手一挥,用满天芙蓉针法,射出去数枚钢针。都扎在了刚要进来的人手痛穴上,‘花啦啦’几声响起,棍棒落地。‘妈呀一声’抱手痛叫。‘哎呦一声’倒下几个人。墙头上的人呆住了,一片吵闹声顿时静了下来。

           “大哥就是他打残了二哥,打晕了老六的人。有个声音恨恨地说。”

           “你们就是那群无恶不做的杂种?”李凡寒着脸冰冷的道。

           “狂妄小子,毛还没长齐呐就这么嚣张,俺‘黄河门’断魂索来会会你,看索!”就见一米多长的铁链,前面有个铮亮的不锈钢球,冲着李凡脸上就砸过来。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平常人眼里那是很快,可在李凡的眼里那可就慢上许多。看钢球快飞到眼前,把头往左一偏,这球就打空了,‘啪’的一声把身后的树砸了个坑。这小子把索往回一扽,左胳臂架住,身子往左一个大回旋,‘嗨’的一声,球索就往李凡左腰扫了过来。别看他五大三粗,可这连串的动作很麻溜。

           ‘好!’手下的帮众齐喊叫起来。

           李凡蔑视的一瞥,把身子往后一挫,伸出左手使出个‘粘字诀’,贴着钢球加了把力使出‘推字诀’,一抖手那球带着索,急旋了回去。

           这股大力把三头目带得连转三,四圈,把自己的胳臂也缠住,咔、的一声,钢球就砸碎了右臂膀。一个跟头摔倒在院门外,疼昏过去了。

           ‘呼号’一声,这群帮众就炸了营。

           “别张狂,吾辽东胡家,称称你的斤两!”声到人到,就看象个肉球的矮子,滴溜溜地滚了过来,两手各握两尺左右的快刀,舞的象个风扇一般,专攻下三路而来。

           李凡盘坐在磨盘上没动,矮子心乐:“这回你还往那躲”,连吃奶的劲都使出了,‘刷刷’十几刀就砍过去。没觉得砍着东西,怎么听见一阵惊呼声。往前一看李凡盘腿悬在两米空中,矮子正愣神之际,李凡落下两脚正踩在他握刀的腕骨上,‘咔咔’两声传开骨碎的声音,听得众人心里直发颤。‘砰’的一脚,矮子又被踢出门外,一口血喷了出来,也昏过去了。

           “啊呀呀,我六个兄弟你干残了仨,此仇不共戴天!”这老大‘胡破天’乃是长白山天池老怪门下,野狐派弟子,一身功夫,炉火纯青,屡拿国跤‘全国冠军’,罕有敌手。经常迷掠清纯少女到门里,强行霸占。

           胡破天边叫着边走进院子,忽的一杨手,从袖子里穿出一道黄影,‘嗖’的一声奔李凡而去。其实李凡早就通过神识,发现了这个小狐狸,一直在戒备着。这小狐狸叫‘灵狐’,也是天生异种,能千里寻人,百里寻宝。快如闪电,急如流星。专食蛇、蜈蚣,蝎子、毒草之类的。人被咬上也会中毒而亡。

           狐快李凡更快,一个铁板桥躲了过去。灵狐一跃而没扑着,尾巴一扫树干回旋冲下,又奔上身而来。李凡身子顺势逆转,双腿往上一登,就把小狐狸登出一丈多远。

           这时‘胡破天’打了一个口哨,小狐狸‘忽’的一下跃往李凡上空,尾巴翘起一声‘轻响’,骚香弥漫方圆两米。李凡暗叫‘不好’、狐狸暗下迷香,顿觉头脑眩晕。急忙舀出碗灵泉水,冲脸上方泼了出去。灵水就是灵验,马上解了眩晕而且还吸引了灵狐的神识。

           这时的灵狐不但对李凡没有了敌意,反倒有了亲切感。轻轻的落到李凡肩上,用尾巴佛了佛脸,舔了舔身上的灵水,意尤未尽。李凡灵机一动,手一挥把灵狐收进到空间。

           (本章完)

           ...